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视频 广告

山西平顺贫困村大量土地被假合同霸占法院判决执行难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7-05-06   作者:时代前沿

核心提示:打着旅游项目开发,采用空手套白狼手法,大量圈占村民土地,已屡见不鲜。山西平顺就发生了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在无任何手续、无分文补偿下被侵占,多年过去,村民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法院判决至今未能得到执行。
本网2017年2月6日,接到平顺县互助生态农业观光有限公司的实名举报,反映山西平顺通天峡景区有限公司非法侵占土地等情况,及平顺县国土资源行政不作为的实事。


2010年,山东烟台塔山集团入驻山西平顺开发虹霓大峡谷景区旅游项目,并成立“山西平顺通天峡景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区公司)。2012年,景区公司进入平顺县虹梯关乡梯后村后,在未与村民签订任何协议,未依法取得数百亩土地的使用权和建设权,以“和县政府签了《平顺县虹霓大峡谷景区开发经营权转让合同》和以付给县政府100万元人民币转让费,其中包括梯后村在内的17个行政村”为理由,就非法圈占虹梯后关村土地上百亩,占全村土地总量的百分之xx的土地、林地和山川河流。村集体经济组织平顺县互助生态农业观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顺互助)和平顺县虹梯关绿原生态恢复中心(以下简称平顺绿原)也未逃过一劫。


平顺互助和平顺绿原及平顺县梯后村村民利益受到侵害后,多次与景区公司交涉、讨要说法未果情况下。向平顺县国土资源局举报与反映景区公司非法占地的事实,可平顺县国土资源局视而不见,拒不履行执法义务与答复,无奈之下,于2014年6月24日向长治市城区法院依法提起了诉讼,同时将平顺县国土资源局以不履行土地行政监督法定职责为由作为被告一并提起了诉讼。但平顺县国土资源局本应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10日内向法庭提供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的证据、依据,可平顺县国土资源局在该举证期限内拒不提供相关证据,也未提供相关延期举证申请,而系在举证期限届满临近开庭前,平顺县国土资源局补交了一份延期举证申请,直至在开庭之日提供了大量的证据,进行证据突袭。而且提供的所有证据均是,与本案法定举证期以前就存在的证据,甚至还有四五年前的证据,事实证明平顺县国土资源局的主要证据均是涉嫌刑事犯罪、滥用职权、黑白颠倒,伪造的虚假证据。但一审法院法官,执意要求平顺互助和平顺绿原及平顺县后梯村村民代表进行质证,并且对被平顺县国土资源局逾期提供的问题证据均予以了采纳。在庭审时平顺县国土资源局为证明其已履职,当庭出具了一份“执罚决字(2014)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该决定书把认定的仙人峰综合楼、索道上下站和服务中心大楼等四处占地超过几百亩土地面积,说成是仅占1324.1平米,对违法者处以9883.5元结案了事。更严重的是平顺县国土资源局还当当庭出示了一份《平顺虹霓大峡谷景区转让费用及四至确认书》,该确认书写着“梯后村于2009年11月15号经支村两委,会议研究同意转让费及四至范围”,并加盖有梯后村村委会公章及村主任王张栓的签名。结果当庭遭到了梯后村参加旁听的四十多位村民、村干部和当时在任的村主任王张栓的极为反对,并当庭推翻了平顺县国土资源局这些凭空来风的证据。这些村民一直表示“梯后村从来没有开过这个会”,王张栓还当场写下了自己的姓名,让xxx法官进行比对,并再三说,“这根本就不是我签的字”。


平顺互助、平顺绿原及后梯村在庭村民代表和王张栓当庭合议后,多次口头和书面向法庭递交了上百位村民向长治市城区法院书写的《证据调查申请书》和《强制执行申请书》。两书中均要求将本案庭审中,发现的被告涉嫌刑事犯罪部分,移交公安和检察部门侦办。但法庭未能采纳。
长治市城区法院(2015)城行重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判决认定“平顺县国土资源局处罚决定书的作出时间迟于本案立案时间”。“被告应针对通天峡景区公司在建设过程中占用王金堂等十二名第三人交由原告经营的土地是否存在违法情形中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故判决“限被告顺县国土资源局于判决生效后六十个工作日内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平顺县国土资源局不服长治市城区法院(2015)城行重字第1号行政判决,向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6年5月5日,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开庭审理。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晋04行终31号《行政判决书》认定平顺县国土资源局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虽然山西长治二级法院均作出了明确判决,但平顺县国土资源局仍未依法进行行政行为,后梯村村民土地还继续被非法侵占着。景区公司又将非法侵占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后梯村村民的资源卖给了“山西高新普惠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还是分文未付村民。
农民失去了维系生存的土地,作为主管土地的平顺县国土资源局却不依法维护农民的合法利益,以罚代处,袒护不法开发商,是否涉嫌违法?是否充当了不法开发商保护者?法院的不作为更加重了百姓维权的难度,这些法官使本应公平的法律天平,失却了平衡,是否应受到法律的惩处?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