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视频 广告

他是毛主席口中的第一功臣!却出卖国家最高机密,沦为“叛国贼”最终家破人亡……

来源:华人新视点    发布时间:2018-03-27   作者: 佚名

今天的中国,知道他的人并不多,但他曾经可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传奇人物!他是国共两党争相互抢的对象,蒋介石为此曾亲自请他吃饭,但他一点面子都不给,当场拒绝蒋介石的要求,气得蒋介石用脚猛踢饭桌下的狼狗。

1949年新中国选举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及委员时,采取无记名投票,576人投票,毛泽东获得575票,毛泽东自己也选了自己,就他一人投了反对票,居然敢不选毛主席?

敢这样对毛泽东和蒋介石的,绝不是个庸庸之辈。他,曾以一己之力改写中国现代史,是毛泽东口中的“第一功臣”。可最终,他却成了,“出卖”国家最高机密的“叛国贼,最终是家破人亡,子孙无一幸免……

1.jpg

他,就是张东荪。

1886年他生于“人间天堂”杭州,这是个官宦世家,父亲张上和,在多地担任知县,兄长张尔田,是刑部主事、知县,还是燕京大学国学总导师,一度和王国维等并称“海上三子”。

他自幼丧母,好在还有父、兄督责,从小就接受正统儒学教育,形成了中国士大夫文人特有的气质。

而打小在县衙长大的他,亲眼目睹了清朝的腐败,他很疑惑为何原告被告上来,不问话先打板子,其父回答说:“在很多官员看来,刁民喜讼。凡是喜欢打官司的,多是些刁民,上来先揍一顿准没错。”

如此官场风气,叫他愤愤不平,他渴望有朝一日能改变一切!

少年的他所处的时代,西方思潮如万斛泉涌,学生纷纷出洋,他也不例外,1904年,他以优异成绩获官派留学资格,到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哲学系学习。在日本,他时刻关心中国形势,面对国难日深的严重局面,兴起了强烈的救世之心。

1907年,他认识了前来日本讲学的梁启超,这时,他还和几个同学一起,创办了《教育》杂志,呼吁教育救国。《教育》杂志在当时介绍引进,西方先进的思想文化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堪称他“指点江山”的啼声初试。

1911年,他从日本回国,当时他已经意识到,救治国家绝不是空言所能济事,必须从“改良政治”入手。于是他加入了南京临时政府,并任临时政府内务部秘书。可这工作做了才三个月,他就甩甩手不干了。这个月的从政经历,让他认识到,命是革了,但新的政权根本不懂怎么管理国家,此时国家急需的,是必须有人在政治理论方面加以指导,启发人们的政治觉悟,对当政者施以监督和影响。

他说:民主国家所需要的,不尽是干政治的人才,即坐而论道的批评家在其本身上,亦未尝不是国家一种需要。他决定,要以评议政治的方式,来参与政治活动。

孙中山邀他加入国民党,他没有同意;梁启超组织统一党他也没参加,但他一人为政治却扮演着多面角色。梁启超赠给张东荪的杜甫句联手迹:“侧身天地更怀古,独立苍茫自咏诗。”

他是学者,被研究者称为,“输入西洋哲学,方面最广,影响最大的人”;

他是报人,参与创办了《时事新报》的“学灯副刊”,主办了《解放与改造》等多种时政刊物。在他的努力下,“学灯副刊”被誉为,五四时期三大报纸副刊之一;

1930年,他被北平的燕京大学聘为教授,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一直关心时局发展的他,预料日美必然开战,而燕大是美国人司徒雷登创办的,一旦开战,绝不会被放过,他主张先行解散燕大,把教员与学生,转移到大后方保护起来,可他自己怎么都不肯撤离北平。敌寇入侵,身为大丈夫岂能懦弱?他要向日军证明,中国不尽是些贪生怕死之徒!

抗日胜利后,内战一触即发,满目疮痍的中华大地,受尽苦难的中国百姓,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揪心不已。他竭尽所能希望调和国共冲突,避免两败俱伤,使中国走上和平民主的道路,可国民党为拉拢各党派,决定召开国民大会,以图孤立中共。好友张君劢游说他参加大会,他不肯,为坚持自己的原则和信仰,他不惜舍弃数十年的友谊。蒋介石为了劝他参加,更是亲自出面宴请,可他却当面拒绝了,蒋介石瞬间脸色铁青,气得踢桌子下的狼狗。

在国民大会上发表演讲的蒋介石。尽管他拼命阻止,内战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爆发了。他痛苦地思索,未来中国究竟该走怎样的路?1946年,他将自己的主张公之于众,并发表了一系列文章阐述观点:

一,调和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两大制度,建立“中间性的政制”;

二,改变国共两党性质,建立联合政府,走民主之路;

三,在国际上调和美苏关系,谋求世界的安定与中国的和平。

他忧国忧民的“中间路线”主张,迅速在舆论界掀起一股政治思潮,可这也为他未来悲剧命运埋下了伏笔!

时间到了1948年,解放战争胜利在即,解放北平是早晚的事。

但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出于保护古都的良苦用心,提出跟驻守北平的傅作义谈判,希望能化干戈为玉帛,保全古都。

北平时期天安门,当年是蒋介石的头像悬挂其上,可傅作义岂能甘心拱手相让?双方开出的条件相差太远,谈判一度陷入僵局,双方殊死一战迫在眉睫,在所难免。

城守20万人,想攻打人数要高于三倍以上,国共两党战士们在一座城中厮杀,古都北平必难逃脱毁城之灾,百万同胞必然血流成河,更有多少珍贵文物会同归于尽!

这下怎么办?为避免最坏的结果,中共找到一个人,想通过他的社会地位,劝傅作义投诚,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张东荪!

他临危受命,四处奔走,在北平即将被战火摧毁之际,穿梭于国共之间,成功劝说傅作义和平解放北平,终于解开了死结,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围城解纽”!

北平古都因为他,完整地保存了下来,他更是因此改写了中国现代史。

北平解放后,国民党颓败之势无可挽回,南 京、上海、广州等地不断被收复。

大学者们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邓文如写道:儒者济物仁民其功伟矣。三十年来竞言,爱国爱民者,不能与之比量也。儒者,张东荪是也。 

收藏大家张伯驹说:东荪先生倡议和平,乃冒险入城奔走斡旋,以为保全,杯酒之间,化雾瘴为光明。

德高望重的大学者林宰平,更为他写了一首五言长歌:

壮哉吾东荪,成就乃尔奇,

鲁连天下士,排患无扶持。

毛泽东更是不止一次地,在正式与非正式场合,翘起大拇指说:北平和平解放,张先生第一功!

他也欣慰至极,将此视为自己一生最大的贡献:余亦自谓生平著书十余册,实不抵此一行也。

可他从未想过要借此邀功请赏,付出不具任何的功利味道,他是真的高兴,高兴千年古都未损一草一木,高兴新中国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由于他立下了如此之大的汗马之功,建国后,他便被委任了,人民政府委员的高职,可他却没稀罕,立即就把职位让给了别人。毛泽东亲自邀请他到中南海居住,这可是暗意国家领导人才有的待遇,但书生本色的他多次说:

依旧住在学校,只在学校教书。我自己,早已自知是不适于党派生活的人。

而后来谁又能料到,就是这样一位曾经的大功臣,之后的命运竟会天翻地覆,最终落了个家破人亡!

1949年,他到西柏坡拜会毛泽东,会谈中毛泽东突然对他“中间路线”主张,和反对外交“一边倒”的观点,进行了批评,可他坚持认为:

中国要想发展就不能和美国交恶,不能充当美苏两大国冲突的牺牲品。

1949年9月30日,中南海怀仁堂,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最后一天,选举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及委员。

主席台上,挂着毛泽东和孙中山的画像,投票采用无计名联记,投票前,刘少奇说:

“到会有选举权的代表共576人。”

计票完毕,刘少奇宣布:“毛泽东,575票。”

与会的作家刘白羽曾回忆当时情况:“全体代表都兴奋得站起来,一面鼓掌,一面欢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

仅仅一票没有投毛泽东,大家都想那一定是毛泽东没有投自己,可毛泽东是投了自己赞成票的。

后来,有人偷偷对张东荪的女儿说:“当时大家都猜,唯一的可能就是你爸爸干的。”谁都知道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不久后,中国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运动开始了,而他肯定是过不了关的。1952年2月,燕京大学,全校教职员工批判张东荪大会上,有人表态:张东荪思想上,“一贯反苏、反共、反人民”,还揭发他私下里讲:“解放三年来一直觉得不自由”。

而随着批判的深入,他又被卷入了一桩,可能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叛国案。

一天,有人突然举报说他:有电台一部正谋求和美国通讯。

之后1950年,北京破获美国间谍王正伯案,王正伯交待说:

张东荪向美国原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出卖情报。把抗美援朝中国出兵的,具体日期和国家财经预算,等国家核心机密编成情报,经人送到香港,转交到司徒雷登手中,他想利用个人关系,私下调解中美关系。

还说他贸然和一个名叫王志奇,自称有美国背景的人建立关系,并要王给美国国务院传话:“打起仗来千万不要打中国,留着中国,且看将来。”后来,王志奇也被捕,承认自己是美国的特务,也交代了和张东荪之间的关系。

此事连周恩来都痛心地说:“民盟出了个张东荪,他在解放后还供给美国情报,这件事是不可饶恕的!” 

1951年,他被定为叛国罪,就这样,民族功臣一下子,就沦落成了国家罪人!

“叛国罪”本该处以极刑,但毛主席指示说:

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不杀、不关,把他“养起来”。他再不能教书、再不能演讲、成了“养”着的无思想,无声音的“行尸走肉”。 万般愁苦下,他写了这样一首诗:

深感清诗记我狂,

梦回犹自对苍茫;

书生谋国直堪笑,

总为初心误鲁阳。

如此生不如死的生活,他就这样在新中国过了17年。

1968年,已经82岁的他正式被逮捕了。而他被捕之后,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直到1973年,他的家人才被通知,张东荪已死在“秦城”监狱中。

而在他去世前一年,尼克松总统访华,有人说他临终前,只留下四个字:“还是我对。”

他的下场无限凄凉,可他的家人更是没能幸免。他一共有3个儿子,大儿子张宗炳,中国著名昆虫毒理学家,教育家,他完成了中国第一部《昆虫毒理学专著》,首先发现昆虫体内产生神经毒素酪胺,首先提出粘虫迁飞假说。

他被逮捕时,大儿子也被关入“秦城”,但父子俩却互相不知道,至死都没能再见上一面。最终,张宗炳被秘密关押7年,期间精神错乱,直到1975年被释放。

二儿子张宗燧,聪明绝顶,好学上进,他是中国一流的物理学家,是第一个在剑桥大学开课的中国人。

他也是那个时代鲜有的,可以与国际物理学前沿大师,直接对话的中国物理学家,狄拉克、玻尔、福勒等顶级学者,都对他有着极高的评价。

而1969年,在“清理阶级队伍”中,张宗燧屡遭批判,深受凌辱,最终,在宿舍中选择自杀。

三儿子张宗颖,社会学学者,最终在天津,他和妻子不堪忍受“斗争”,双双选择自杀!

他们一家的悲剧甚至波及第三代。孙子张佑慈是三儿子的后代,文革时在天津当工人,后来他因为“企图给父母报仇”,等“反革命罪行”,被判刑15年。

大儿子的后代张鹤慈,1963年时,是北京师范学院学生,前景无限,后来却被送往,劳改农场进行“劳动教养”,一待就是16年。

1978年,当年的很多案件,很多人都被平反了,可唯独张东荪,迟迟没予平反。据说只有公安部给其家属的一封信:“请你们高风亮节。”而他的长孙张饴慈说:

“作为哲学家的张东荪,在1949年就死了。”

从此“叛国贼”成了他,永远无法洗清的污点!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