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农业部韩部长,你知道你们的问题出在哪里吗?

来源:红歌会网    发布时间:2017-05-08   作者:陈增煜

我已是个行将入木的老朽了,理应养身安心了!但,我头上戴着一顶已戴了60多年的“光荣”的帽子,为应党之召,我觉得有责任给你们指出问题的所在。据我看,主要问题有如下四个:

(一) 你们的一些话,逻辑混乱,前后自相矛盾。

(1) 在张副部长回答记者问中,他说“转基因与非转基因产品是一样安全的”、“没有发现一例被证实有安全问题”。但他却又说,“在推广应用上要慎重”。那么,人们不禁要问:转基因食物与非转基因食物既然是一样安全的,既然没有一例被证实是不安全的,那么理应大力、加快推广、应用才是,何必“要慎重”,且还要“慎之又慎”呢??

(2) 在此次全国人大会议上,你们又一次抬出了“去年以来,已有120位获得了诺贝尔奖的科学家联名签署公开信,呼吁尊重有关转基因安全性方面的科学结论。”对此,我们且不说这份公开信出台的背景,在签名者中,他们是搞生理、医学、物理、化学的,其次是些经济学者,更有为我不少国人所诟病的文学奖得主。而你们中的一些人,对国内有代表性的一些“反转”人士,因不是学植物学专业的,就被斥之为“无知”,“没有资格和你们对话”。然而,那120人中不少搞物理、化学、经济,甚至是搞文学的人,怎么一下就变得对转基因“有知”了呢?变得“有资格和你们对话”了呢?!

(二) 你们的有些工作人员心态浮躁,工作极不踏实、极不深入,没有当好领导的参谋。

(1) 张副部长在答记者问中说:“转基因技术在农业的节本增效、抗虫、抗旱”等方面,“有着独特的作用和巨大的潜力”。但他却不了解在我国已大面积推广的、在转基因开发上的一大成果——转基因抗虫棉,已发生了严重的异变。据2016年8月11日在第二届新疆纺织服装技术论坛上,中国工程院姚穆院士说:去年他调查了南疆和北疆的47块棉田,发现转基因抗虫棉不孕率上升很快,以达12%(常规棉为1%),(更为致命的是)其质量也在下降,纤维变得又粗又短。

(2) 张副部长在人大会议上又谈到了为你们很多工作人员已说过无数次的话:“事实上,自1996年转基因被批准商业化种植以来发展迅猛,全球转基因种植面积约300亿亩,国家有28个,另有37个国家和地区进口使用转基因产品。”但,他就是不了解新华社于2016年7月4日发自莫斯科的消息:普京总统签署法令,禁止在俄罗斯种植转基因作物,养殖转基因动物,生产转基因食品,以及禁止转基因食品进口。那么,俄罗斯为什么要全方位的、疏而不漏地对转基因加以封杀呢?其依据是他们的相关检测机构,长期来对转基因给人和环境所造成的影响的监测。

(3) 2016年9月5日,在农业部有关部门于长春举办的第5次全国主要媒体记者科普“研修班”上,有位领导人说:全球有几十亿人口吃过转基因,也没有发现一例被科学证实了的安全问题。而在2016年8月17日,在北京、西安两居民状告农业部干涉教育部门不让学生吃转基因油的庭审会上,农业部出庭人员谈到,全球有30亿人吃了转基因食品,没有一例发生不安全问题。据《京华时报》2016年8月17日报道,农业部有关领导人表示,由于对我国转基因研发情况的底数不清,故监管难度很大。这位负责人说:“目前我国从事转基因研发单位有几百家,还不包括‘地下工作者’,如从国外偷运过来进行试验的,可能也得有几百家。”全球70亿人口,你们一个说几十亿,一个说30亿,那么稍为具体点,倒底是多少亿呢?至于说“吃过”、“吃了”以及“吃了的是什么转基因食品”,其概念和情况是大不一样的!至于说到两个几百家,那么每一个几百家中,倒底是二三百家,或是四五百家,还时八九百家?其中出入也是很大的!

天哪!如此混乱不堪、极不准确的工作质量,把农业部说了多年、说了无数次的“我国在转基因管理上是世上最严的”、“是对人民最负责的”、“没有一例发生不安全的”之类的话,大大打了折扣!!

(三) 人们说你们心虚而压制、打击不同意见。

在上述第5次给媒体的科普“研修班”上,中国农科院有位黄姓研究员,居然似是一位大领导的口气,要“大家保持一致”。在此情况下:

在2016年的全国两会上,有委员提交了关于农业部有关官员在转基因监管中严重失职的提案。按理说这是人民赋予代表、委员们无可非议的参政、议政的义务和权利。然而对此提案的反映,在万马齐喑中,唯独有一家认真贯彻了“三个代表”的“最广大人民利益”的网站,披露了这一信息,当即遭到了攻击,网站瘫痪近两天。而另一个唯独的是被百姓称之为官网的农业部网站上,由另一位方姓人士,对这位委员挖苦、漫骂了一顿。

而今年的情况,更有变本加厉之势!据北京食品安全志愿者杨芳洲先生于2017年3月8日,在《一线生机网》上以《人民危急:反转派博客被纷纷关闭  挺转强行推广转基因》为题,披露了上述这位委员今年的、发表在其博客上的、仍然是关于农业部有关官员在转基因监管中严重失职的提案的博文,多次被删。而国内以及在国外的一些有代表性的“反转人士”的博文,也纷纷被删。

韩部长,在当今信息化时代,在国内有多少网站!你堵得住人民的嘴吗?“不平则鸣”,这是一个自然的、也是个社会的法则。你越堵,反对之声越多、越高、越激烈!对有些声音,我老朽虽理解其心情,但总觉得说得过头了些、过激了些。如不信,你们自己很忙,可让你身边的秘书、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或让你的亲属,到那些有关网站——这一新的民主渠道(此为一些中央和地方领导人之语)——上,看看情况是否如此?!

(四) 最为主要的一点,你们已跳入“塔西佗陷阱”,在转基因问题上已失去公信。

(1) 古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予人。早在多年前,就曝出农业部机关幼儿园不食转基因油。在上述北京、西安两居民状告农业部的庭审会上,原告方质问你部出庭人员:你们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不吃转基因油?而这位出庭人员对社会上追问过无数次的这个问题,仍是避而不答。

(2) 2016年初,北京、西安两市民致信农业部,请求你部公开于2011年9月28日发文教育部,要求教育部阻止各地教育局下文禁止学校食堂使用转基因油的这一公函的内容。你部以国家机密为由,不予公开。两人不服,于2016年8月17日上告至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此事在社会上搞得沸沸扬扬,影响很大。但法院也以是国家机密为由,判两人败诉。原告还不服,并依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于2017年1月9日,诉至北京高院。令不少人想不通的是,张副部长在全国人大上把我国发展转基因的方针、政策、步骤都公开了,一份最普通不过的文件,其中有什么国家机密要保呢?!你们这不是在给社会和谐和稳定添乱吗?!

(3) 早在2010年,新华社《国际先驱导报》接到一些因滥种转基因玉米的地区在家畜中出现了诸多反常现象的反映。于是派出两名记者,通过为期四个月,在山西晋中、吉林榆树两地区深入采访后,又在请教相关专家、学者和走访有关单位基础上,于2010年9月17日与24日,发表了一组调研报告。但刚一发表,当即遭到以说谎、造谣之罪,被彻底地打压了下去!这一事件——或是说这一桩悬案的真相,至今仍是个谜!

(4) 2011年5月17日,广东省南方报业集团麾下的《南方周末报》的题为《中国转基因安全摸底  被雪藏的转基因秘密》一文中揭露,在《国际先驱导报》的调查报告发表后,由农业部牵头,组织有关部委曾对此做过有关调查,且调查队伍浩浩蕩蕩,小车、中巴有10余辆之多。但调查结果,被“雪藏”了!原因是“农业部的官员、农业大学的院士、登海种业(公司)的老板,结成了一条稳固的保护和利益链”。对此,人们至今还没有看到被农业部“雪藏”了的那个秘密!

在此,我要请教韩部长一个问题,在我国转基因开发的一些主要人员,他们中有相当一部份人有自己的或在他人开办的转基因公司中兼职,这种情况符合有关政策的规定吗?当今有句流行语:“屁股决定脑袋”,这些人中有的只顾眼前怎么能多挣钱、挣大钱!其它一切,他们是不顾的。

在我国社会转型期,曾出现过乱象丛生的局面。但,自新的一届中央工作以来,坚持不懈地狠抓了反腐倡廉,在不少方面出现了风清气正的现象,这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但,唯独在转基因上乱象、争论不止:

它,影响我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它,有损于我党、我政府的公信!它,干扰着我中华的伟大复兴!韩部长,不知你是否了解当前这一严峻的形势?如何改观?你应尽快负起责任来才是! 

附记:2017年3月1日,我在认真贯彻“三个代表”中的“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红歌会》网站上,发了《一个行将入木的老朽  向全国liang会反映转基因问题》一文。先后有《真品》网、<北京边检老兵》网以及《乌有之乡》等网给予转发。其后,“真品”网被删了,“老兵”仍巍然不动,阅读量也达3700余,评论21条。

有位热心的北京网友评说:“建议有能力的朋友把这样的反转好文章,推荐给国家主要领导人。本人坐地铁时随机问了120人,只有我一人看了‘乌有之乡’的文章。面太窄了,还应想办法让更多的人看到好文章。”

我写这段话的意思:一是请有能力的人,把“反转”的种种声音,推荐到国家主要领导人那里;二是大家来想方设法,怎么让更多的网民能听到那些“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网站的声音?!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