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巴基斯坦惊现“嗜脑魔鬼”,揭开了一个惊人的现象

来源:奇趣    发布时间:2017-06-11   作者:责编

有人说:“湖泊是上帝散落在地球上的宝石。”确实,相对于大海的浩瀚,湖泊是宁静的、深邃的,然而,当我告诉你湖泊能吃人脑,你会相信吗?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在巴基斯坦卡拉奇有一个湖泊,叫卡维纳湖,在近几年,只要有人去湖里游泳,几天内就会头疼发烧,脖子僵硬,胡言乱语,最后整个大脑被“吃”掉。当地人称这是“吃人脑的湖泊”。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湖水真的能把人的大脑“吃掉”?

“嗜脑魔鬼”传说

卡拉奇位于巴基斯坦南部,虽然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但说起来这个城市,却一直没有多少人知道。不过,在2013年发生的一连串的怪事,却让它迅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其实早在2006年,卡拉奇就曾流传着一个恐怖的传说。在卡拉奇郊区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湖,叫卡维纳湖,有一天,一个孩子在湖里游泳,第二天突然发起高烧来。起初孩子的父母并没有在意,只给他吃了点退烧药,结果只过了两天,这个孩子突然像中了邪一样,目光呆滞,脖颈僵硬,整天望着卡维纳湖的方向喃喃自语。孩子的父亲这才害怕起来,赶紧把他送去医院。但已经无济于事,孩子惊恐地望着卡维纳湖的方向,说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话,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后来经过医生的解剖,发现他的大脑已经空了,像是被魔鬼啃光了一样。

事情传开后,人们纷纷开始恐惧起来,认为这个孩子是惊动了卡维纳湖里的“嗜脑魔鬼”才变成这样的。于是,周围的人再也没有去过卡维纳湖,就算不得不路过,也是绕很大一个圈子,生怕惊动了住在湖里的“嗜脑魔鬼”。

转眼几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人们似乎也淡忘了那个住在湖里的“嗜脑魔鬼”,但仍然没有人去湖里游泳。

不信邪的外地人

2013年6月,雷恩·杰米尔从外地搬来卡拉奇,住在卡维纳湖的旁边。因为是外地人,杰米尔并没有听过那个恐怖的传说。刚搬来的第二天,爱好游泳的杰米尔就来到卡维纳湖,脱光衣服后慢慢地下到了水里,尽情地畅游起来。

回来的路上,杰米尔遇到了昨天刚见过的邻居阿巴斯。阿巴斯友好地向他打招呼,问他去哪里玩了,杰米尔高兴地说:“刚去湖里游泳了,这个湖的湖水非常好,是我游过的最好的一个湖!”

阿巴斯听完,惊恐地望着他,问:“你去的哪个湖?”

杰米尔指着卡维纳湖的方向,说:“就是那个湖,这里还有第二个湖吗?”

阿巴斯怪叫一声,双手捂着脸,喃喃地说:“完了,完了,魔鬼又要来了……”

杰米尔抓住他的手,疑惑地问:“什么魔鬼?什么要完了?”

阿巴斯甩开杰米尔的手,转身跑了。

杰米尔很奇怪,又望了望卡维纳湖的方向,摇了摇头,继续往家里走。

到了晚上,杰米尔刚吃完饭,就见阿巴斯带着几个人来找他。杰米尔知道他们都是周围的邻居,忙招呼他们坐下。

为首的一个人问:“听说你今天到湖里游泳了?”

杰米尔看了一眼阿巴斯,说:“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人说:“你是外地来的,不知道这里发生过的事,我们不会怪你的。”然后,那个人便把六年前发生过的那件怪事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杰米尔是一位坚定的无神论者,自然不会相信什么魔鬼的说法,便笑笑说:“哪有什么魔鬼,肯定是那个孩子游泳时受凉了,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导致重度发烧,出现了胡言乱语。”

那个人说:“如果没有魔鬼,那个孩子的大脑都被啃光了又怎么解释?”

杰米尔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我也解释不了,但我相信,湖里是不会有魔鬼的,为了证明这一点,我每天都会去湖里游泳,看看魔鬼能把我怎么样。”

那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魔鬼被重新唤醒

随后的几天,杰米尔每天都去湖里游泳,开始的时候,会有三三两两的人去看望他,发现他没有任何症状时,一个胆大又非常热爱游泳的年轻人跟着他来到了湖边。

杰米尔笑着问他:“你不怕湖里的魔鬼吗?”

年轻人也笑着说:“你游了几天都没事,可能是魔鬼被你吓跑了吧。”

说完,年轻人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在水下游了很远才露出头来,冲着岸边哈哈笑着,像是在发泄这七年来不能游泳的郁闷。

杰米尔也脱光衣服,慢慢地向湖里游去。他游泳有一个习惯,不喜欢扎猛子,甚至不喜欢把头弄湿,至于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又过了几天,人们渐渐开始相信杰米尔的话了,是啊,现在人类的科技都能上天入地了,有谁见过真正的魔鬼呢?于是,很多人都开始准备重新去湖里游泳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们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发生了——那个跟杰米尔一起游泳的年轻人突然出现了传说中的症状:头疼发热、脖颈僵硬、胡言乱语、行为异常……

人们再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葬礼的那天,杰米尔也到了现场,亲眼见到了医院诊断书上特意标明的死亡原因——大脑被蚕食一空!

当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杰米尔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有人重重地推了杰米尔一把,险些把他推倒。杰米尔睁开眼,原来是死者的父亲,正满眼怒火地瞪着他,像是要把他吃掉。杰米尔刚要安慰他,死者的母亲也冲了过来,满脸泪水地咒骂他是魔鬼。

这时,旁边的人也纷纷开始指责他,有人愤怒地质问他:“为什么你没死!你把他引诱去湖里是什么居心!”

还有人叫着:“其实他就是跟魔鬼一伙儿的,专门来害我们的!”

“对,就是他把魔鬼唤醒的!”

“杀了他!杀了他!……”

……

人们群情激奋,仿佛要把这个魔鬼的同伙儿撕碎!

这时,去过杰米尔家的那个为首的人站了出来,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这个人是不是魔鬼的同伙儿,不是我们来决定的,所以我们不能决定他的生死,但这个人重新唤醒了魔鬼,给我们带来了灾祸,我们不能再收留他住在这里了。”那人转向杰米尔,接着说,“请原谅我们的无理,但你明天必须离开这里,否则我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到了这种地步,杰米尔也无话可说了。

揭开魔鬼的真相

离开卡拉奇后,杰米尔并没有忘记这件怪事,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在卡维纳湖游过泳就会出现头疼发热、脖颈僵硬、胡言乱语的症状?如果这些症状还可以用受凉感冒来解释,那遇难者的大脑被蚕食一空又该如何解释呢?难怪那里的人会认为是魔鬼在作怪,这确实不是常理能解释得了的。而且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自己去游了好几次都没事呢?难道真的像他们所说,自己是魔鬼的同伙儿,专门去引诱他们的?

太荒诞了!杰米尔摇了摇头,他所接受的教育不容许他接受这样荒唐的解释。于是,杰米尔找到了一个朋友——世卫组织疾病早期预警系统驻巴基斯坦的主管穆萨·汗。

当穆萨·汗听完杰米尔的叙述后,也觉得不可思议,但凭着他多年来的经验,倒也能隐约猜到一点其中的奥秘。为了解开这个谜团,穆萨·汗决定跟杰米尔一起去卡维纳湖一探究竟。

为了不打扰当地人,两人在晚上来到卡维纳湖,在皎洁的月光下,卡维纳湖像一块巨大的水晶一样,闪闪地发着光,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穆萨·汗禁不住赞叹道:“魔鬼还真会找好地方,等我老了也会来这里养老。”

杰米尔开玩笑地说:“那你得先把‘魔鬼’赶走才行。”

穆萨·汗哈哈一笑,说:“好了,我们开始吧。”说完,从包里拿出两个小瓶子,一个递给杰米尔,说:“我在岸边取一瓶子水样,你去湖中心再取一瓶水样。”

杰米尔接过瓶子,刚要下水,突然穆萨·汗拉住他说:“千万要记住,你以前在湖里怎么游的,这次也要一样,千万不要有丝毫差错。”

杰米尔笑笑说:“放心吧,我可是跟魔鬼一伙儿的。”说完,慢慢地向湖中心游去。

穆萨·汗在岸上望着水中的杰米尔,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过了一会儿,穆萨·汗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地点了点头。

取完水样后,两人回到穆萨·汗的实验室,开始化验水样。化验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跟穆萨·汗猜想的基本一致。

原来,凶手并非魔鬼,而是一种微生物,学名叫阿米巴原虫,主要生活在静态的水域中,尤其在温暖的水中,会极大地激发它们的活性。阿米巴原虫进入人的大脑后,会迅速繁殖,并破坏神经组织,蚕食脑细胞,直到人体死亡。

被阿米巴原虫感染后,早期会出现头疼、发热、颈部僵硬等症状,后期则会出现幻觉、胡言乱语等脑损伤的症状。更可怕的是,被阿米巴原虫感染后的死亡率几乎为百分之百,生存的希望微乎其微,一般在五到八天就会因脑死亡而命丧黄泉。

杰米尔长出了一口气,又问穆萨·汗:“为什么我在湖里游了好几次都没事呢?”

穆萨·汗笑着说:“还记得当你下水时我要你保持以前的姿势吗?”

“当然记得。”杰米尔笑道,“难道阿米巴原虫还会分辨哪个游泳姿势比较帅吗?”

“可以这么理解。”穆萨·汗神秘地说,“你知道阿米巴原虫是怎样进入人体的吗?”

杰米尔摇了摇头。

“鼻粘膜。”穆萨·汗说,“当人在湖里游泳时,阿米巴原虫会通过人的鼻粘膜进入大脑,蚕食脑细胞。”

杰米尔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每次游泳都是把头露在外面,自然接触不到鼻粘膜,而遇难的那个人却喜欢扎猛子,难怪会被阿米巴原虫趁虚而入。”

真相大白后,杰米尔又回到了卡拉奇,向人们解释了这个可怕的现象,并告诫大家,在湖里游泳时,千万不要把鼻子浸在水里,如果喜欢扎猛子,也要把鼻子保护好,以免让阿米巴原虫通过鼻粘膜进入大脑。

事情似乎到此就该结束了,在奇闻怪事层出不穷的今天,这个发生在卡维纳湖的怪事也许很快就会湮没在如潮的信息中,但随后发生的事,却证明了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更恐怖的现实

就在卡维纳湖的“嗜脑魔鬼”真相大白之后,卡拉奇的其他地区又发生了几次类似的事件,甚至,据世卫组织统计,从2013年6月至今,在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哥伦比亚、科特迪瓦等地,遍及世界各个大洲,都相继出现了类似的事件,引起了全世界的恐慌。

因此,作为世卫组织疾病早期预警系统官员,穆萨·汗正式发表文章,详细介绍了阿米巴原虫的危害,以及防御措施。穆萨·汗还解释说,其实早在上世纪60年代,这种疾病就在澳大利亚出现过,之后几乎每年都会有感染病例,到现在为止光是记录在案的就达数百例,但人们并没有很多关注,只是现在人们普遍关注“末日”的情结下,这种可怕的病例才被人们重视起来。

穆萨·汗同时也郑重地说,在近几年,阿米巴原虫的活跃程度确实比以前呈递增趋势,这主要是因为全球气候逐渐变暖,激发了阿米巴原虫的活跃程度。说到底,阿米巴原虫的集体爆发,正是人类破坏环境得到的报应。

最后,穆萨·汗沉痛地呼吁世人,不要再做自毁家园的蠢事了,也许就在明天,因人类的愚蠢行为而激活一种更可怕的病毒,到那时,就不只是几个人的灾难了!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