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山路》--郭梦臣原创诗文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7-05-05   作者:时代前沿

如果不是当年走出那座大山,我可能一辈子都在与那条蜿蜒曲折的山路打交道。那条路,那些大山就像一座座迷宫,绕的我透不过气来!特别是夜里乘着月色摸索走过的那些山路。至今想来仍心有余悸。
很小的时候,也就是别人说的童年,于我而言,就是一个灰色的记忆,也是一个从朦胧中醒来的梦,言语无法表达,也不堪其扰,这里就不做任何特定,权作故事情节吧!


那是一条穿过九渡河与大同山直到石门县的羊肠小路,一百多里都是蜿蜒曲折于数座原始森林高山里,白天除了对着山谷喊出回音惊动群鸟,就是各种动物、天坑地缝满布其间。而我怕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盘在路上或游走在身边的蛇,当然最怕的还是身后那些莫名恐惧的人。
记得有很多个晚上,为了不惊动我怕的那些特定人,总是一个人赤脚穿着草鞋,手执一棵从树上折下的树枝绑上削铅笔的洋铁皮小刀(很薄的刀片夹在两块铁皮间,折叠的那种)就当作防身武器,给自己壮胆去走夜路探索逃出深山峡谷的壮举,刚开始的时候只翻过一两座大山,趁天亮特定的那些人发现前就返回继续装睡。在连续几年的探索中,终于对附近几座大山的小路轻车熟路,后来下定决心明确方向后就开始了我的长征。第一次用了7天的时间逃到了县城,结果被抓了回来。第二次是成功的,这一走就走到了长沙、沙市、鹤峰、商丘。


对于一个长年与大山打交道的愣头愣脑的土家族小孩来说,白天不恐惧大山的,因为长年累月的在深山里拾柴火、放牛、捡蘑菇、扯猪草、挖黄姜、砍毛竹等,基本知道竹桩子、捕兽套、天坑和地缝、毒蛇分布的区域。只要肯问路,散布于深山里的农户还是很负责任的。记得有一个晚上我翻过几座大山后到了一个乱葬岗,幸喜月光皎洁,凭着多年的深山锻炼,眼睛基本可以看清身边的情况,只见到处都是白经幡飘扬的石头堆和树林,风一吹呼呼作响,加上猫头鹰和各种动物的怪叫、总觉得身边到处都有人,当然这人是看不到的!就凭着一杆绑着洋铁皮小刀的所谓防身武器,胆颤心惊的向叫得出各种名字的神灵祈求保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竟然感觉自己身上有一条巨大的蛇在对我吐着信子,当时真真的万念俱灰,连大气都不敢呼,呼也呼不出来,有一种窒息死亡的恐惧,不知道这蛇有多大,反正蛇头张开的大嘴感觉一口吞下我应该是没问题的,反正就等死了,奇怪的是猫头鹰也不叫了,其他怪声音和飘忽不定的人也没有了!怕着怕着到一定极限时竟然不知是吓昏了还是实在困了睡着了。

唯一感觉就是整个晚上没有感觉到冷,也没有蚊虫叮咬,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等再次醒来的时候竟然太阳高照、浑身轻松,也不知如何就稀里糊涂的到了一个叫热水溪的地方,看到有人在溪水中洗澡,我也就下去好好的泡了一会儿,然后就一口气走到了新关镇。当满身疲惫,脚底血泡破裂时实在走不动了就躺在了路边,结果遇到了一个开三轮摩托车的老农把我拉到了县城。在大桥底下的涵洞里过了一夜就开始了我的新生逃亡之路......后来被人拐卖到湖北、河南,最后到了北京才有了我的今天。


夜,很长,路也很长;命,很苦,但活着就是幸福,我一直相信只要努力,人总会有希望的。而这,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活着,一定要活着!
作者:郭梦臣


男,土家族,1987年8月8日生,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太平镇九渡河人,是公安部救助的一个社会被拐孤儿。中国公安文联(作家协会)会员。现存诗歌散文2000余篇首。先后在广州铁路公安局、北京市公安局、新疆公安厅特警总队、交警总队、科信总队工作,获得先进个人4次,嘉奖1次。诗歌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诗歌报》、《辽宁诗界》、《诗选刊》、《人民公安》、《新疆公安》等杂志和媒介发表。其中其中《铁警育英才》入选教育部课外读本。《青春从这里飞扬》长篇组诗获得“五彩梦@同心圆民族团结进步征文”优秀奖并被录入《全国公安政治工作年鉴》。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