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视频 广告

媒体和司法互动 促使案例更公正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1-18   作者:武春

原标题:媒体和司法,谁更公正?

2.jpg

赵春华案发生在我的家乡天津,案发地点是海河边的李公楼。大部分人不知道,所谓李公楼,得名于附近有清末名臣李鸿章的祠堂。李鸿章在历史上以卖国贼出名,而以他祠堂命名的地名却可以长存于大都市,也算是一个奇迹了。当年他的老师曾国藩来天津处理著名的天津教案。他年轻气盛,对老师的处理方案颇为不屑。但等他亲自出马审理此案时,才知道士风民情不可不顾,判案可不是仅仅依法那么简单,最后只好将老师的判决稍微修改一下,糊涂了事才逃离天津。   

李公楼那个地方住着很多普通市民,市民多,生意就多。而且地近繁华地带,大致类似于一个常年庙会。五十多岁的赵春华在此地摆了个打气球的小摊,挣两个小钱。天津是个市民气息很重的城市,这位赵春华从内蒙古来津打工,她是何形象,具备什么气质,我大致能想象得出来。虽然世界上有很多五十多岁女人依然长有二十多岁的面庞,但那显然不是她。她是那种不饥不饱地活着、一块钱一块钱地赚、一分钱一分钱地省的女人。五十多岁的大娘,是人们对她的称呼,这位大娘的赚钱能力也仅就是摆个打气球的小摊子。然后,她就犯了这个“糊涂”的案子。   

根据公安部的规定,“枪”是指达到1.8焦耳力量的枪;“仿真枪”是指1.8焦耳以下力量的枪。总之,长得像枪的,都按照这个规定管理。意思就是说,既不能吓唬,也不能真打。否则沾枪就是犯罪,沾仿真枪就是违法。至于其他危险品,自然有各种各样的实名制管理办法。法律的大网,没有漏洞。   

1.8焦耳的力量有多大?据说扔个手机砸在脑袋上,力量都比它大。我们小时候在学校门口小摊子上买的塑料手枪,团个纸团当作子弹玩儿,也就比那个威力大吧。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赵春华想开气球摊赚钱,当然得先掏钱买几把气枪。不想,该她倒霉,气球摊开张不久就赶上了严打涉枪犯罪。让公家一调查,这几把气枪正好适用上“1.8焦耳”的规定。于是,这个摆摊不到三个月的大娘,被以非法持枪罪抓了起来,一共收缴了她六支“枪”。六支枪?现在能有六支枪的人足可以横行津沽大地。赵春华如果有六支枪足可以再当一次天津的青帮大佬袁文会了,何必非在李公楼摆打气球摊呢?   

公安抓、检察院诉、法院判,都很顺利。一审法院判了她三年有期徒刑,估计以赵大娘的生活水准,监狱里外差别不大,天津监狱里的生活条件不错,不比她摆打气球摊维持的水平差。在监狱里度过三年岁月之后,赵大娘还是赵大娘。有的人可能认为,抓也就抓了,判也就判了,赵大娘不必钻牛角尖儿。这么个小案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毫无问题,被告人就不该有什么意见了。   

谁曾料想,就在此时大量的媒体介入了!新闻界发现了这个热点,哪里肯放过?于是,司法机关平静的生活和畅通无阻的流水线被打乱了。媒体发出了所有“不懂法”的普通人一致的呐喊:从来没听说过摆个打气球摊也能犯法的!这也太不公平了!   

全国各类媒体都在疯狂报道这个足以吸引所有人眼球的新闻。大家都关心,这么违反生活常识的判决,是法律吗?   

法院一下子就被动了。赵春华这个小案子怎么惹出来这么大的风波?不仅全国媒体都盯着,而且还招惹来两个全国最有名的刑辩律师替她免费辩护。本来予取予夺的事情,现在自己再难独自做主了。一审刚审完,三年的判决放在那里,现在想改判无罪却万万不可。这案子不是那种亡者归来的情况,公安和检察都不会承认自己有错,只能法院自己为难。公安检察不能得罪,但这么难看的案子二审又该怎么收场呢?最后,不出业内人士所料,还是和稀泥的老办法。二审改判缓刑三年。赵大娘有罪,但不用进监狱了。糊弄一下,两面都有个交代就算了。   

依我说,可以用《红楼梦》里的一句话来形容此案: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这个案子要是法律适用正确,就不知道刑法里那句“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是为哪种情况设定的?我们适用法律应当适用法律的整体,不仅仅是个别条目。处理一个案件,刑法、民法、行政法、诉讼法等都要考虑。即使仅在刑法范围内,也应该全面考虑刑法的所有条文、规定才可以。虽然最后表现在判决书上是个别条目的适用,但一定应当是考虑了整个完整的法律体系之后的适用结果。抓住一个公安部的枪支认定标准就盲目适用法律,就是只击一点,不顾其他。这种做法决不是适用法律的正确方法。   

这个案子没有媒体的介入,无罪的赵大娘能够逃过牢狱之灾吗?答案显而易见。媒体在这个案子中立了大功。但如果以此认为媒体可以代替审判,就大错特错了。   

美国1992年的罗德尼·金案,就是媒体片面报道形成不公正的实例。它引发了当时洛杉矶震惊全球的黑人大骚乱。   

罗德尼·金是洛杉矶一个四肢发达、脾气暴躁的黑人建筑工,因抢劫罪入狱。他刚刚争取到了假释的机会,约上两个好友到酒馆大喝一通。酩酊之际,他们开车回家,金是司机。半夜的公路上,这辆载着三个醉鬼的车引起了洛杉矶警察的注意,喝令他们停车。金因为假释在身,唯恐被抓之后重回监狱,所以开车狂奔逃窜。警方多方设卡堵截,终于将他们的汽车拦截下来。但金仍执迷不悟,跳下车来夺路逃窜,还和警察扭打起来。这家伙身强力壮,像头北美野牛,加之酒后撒疯,一两个警察根本无法对付,反而被他打了一顿。最后,四个警察急了,一起冲上去,警棍挥舞,如雨点般落下,才算把金打倒在地,最终制服。警棍之下,罗德尼总算是酒醒了,倒地求饶,老老实实地被带回警局处理。   

本来,这件事情就应该结束了。警察正常执法,金老兄也该咎由自取地回去蹲班房。但不巧的是,警察殴打罗德尼·金的场景被附近一家居民用新买的摄像机录了下来。第二天就被送到了当地一个电视台播放了。而且播放时还有意剪掉了金袭击警察的部分。结果,舆论哗然,全美国主要的电视台全都转播了这段警察“无辜野蛮”殴打黑人兄弟的视频。在群情激奋之下,这四名正常执法的警察被起诉。   

当时,全美国的人包括总统老布什,都认为定罪是确定无疑的。如此“铁证如山”的案件怎么可能脱罪呢?但结果是陪审团一致裁定四名警察无罪。因为陪审团在法庭上看到了完整的录像,并且得知了事件的前因后果,知道了这是暴力袭警,并非无辜被殴。应该说,法庭的判决是完全公正的。   

然而,舆论泼出的水已经无法收回。判决宣布之后,洛杉矶发生了史上最为严重的暴乱事件,黑人们抗议不公的司法判决,大肆放火、打砸抢,社会治安大乱。老布什也义愤填膺地表示一定要重新起诉四名警察,给罗德尼·金报仇。在此舆论重压之下,美国政府罕见的以侵犯民权为由重新起诉了四名警察。最终,两名警察被判有罪。而那名本来该蹲大狱的黑人兄弟金,居然获得了100多万美元的赔偿,从此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   

写到这里,我也有些迷惑了:媒体和司法到底谁更可靠呢?在赵春华的案件中,如果没有媒体的介入,这起诬良为盗的案件就要成为铁案。一个贫苦的打工者就要无辜地进监牢服刑,终生背上罪犯的名声,而不知道因何祸从天降。而在罗德尼的案件中,司法坚持了正义,避免了偏见。结果却是媒体造成了这天大的笑话。孰是孰非,又该如何分说。
我想,没有一种制度可以让我们躺在上面睡大觉,不费任何力气就得到公正。无论是司法还是媒体,都是人在运作。而人总会犯错,总会因各种各样的原因随波逐流,将错就错。他们都需要有人仗义执言,勇敢地坚持正义。而制度之间都需要相互制约,当司法不公时求助于媒体,媒体偏颇时,依靠司法。这样,坚持正义的人,才有运作的空间,才有实现正义的可能。所以,我们万万不可将媒体和司法绝对对立起来,也万万不可迷信其中之一而排斥另一个。

责任编辑:陈传翠 编辑:孙学花

来源:民主与法制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