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视频 广告

“母亲值多少钱?”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3-04   作者:责编

日前,“母亲值多少钱?”这一超越法律范畴、直接触碰人类道德底线的提问,将涉嫌非法行医侵权行为的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切缘于该所涉嫌非法行医侵权行为的医院,面对“母亲值多少钱?”的质问,竟逆天给出神表态:“不值钱!”

2017年10月7日晚,本人母亲、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当地一位74岁的老太太喻显兰,因轻微间歇性恶心呕吐步行到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就诊,于10月8日在该院急诊科8小时内死亡。

一、据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司法局医调委调查,实情如下:

此案的性质不是医疗事故,也不是通常的医疗过错侵权行为,而是一起造成严重后果的非法行医侵权行为,故依法应适用《侵权责任法》及人身损害赔偿相关民事司法解释的规定。

(一)此案唯一的接诊医师包宇涛属规培生,不具备合法的行医资格,且未在当地卫生部门注册登记,不能视为医务人员,其诊病开处方等行为不能视为合法医疗行为,而是非法行医行为。所以此案已排除在医疗事故范畴。

非法行医行为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第二款、第三十九条之规定。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六十一条的规定“非法行医,造成患者人身损害,不属于医疗事故,触犯刑律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有关赔偿,由受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规定:“医师经注册后,可以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按照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围,从事相应的医疗、预防、保健业务。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36条规定:“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事后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再三强调医学的科学性,认为死亡具有多种可能。但是非法行医对病人伤亡结果存在间接故意的罪过而不是业务过失的罪过。在认识因素上,非法行医者既对自己缺乏行医技能和控制病情发展的能力是明知的,又对病人在得不到有效及时治疗时会伤残直至死亡是明知的,所以不是疏忽大意的过失;在意志因素上,对病人的伤残、死亡采取了漠然视之、听之任之的放纵态度。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竟然纵容毫无临床经验的实习生对患者实施治疗,其后果可想而知。

反观该院提供的病历则显示,该院在对我母亲进行入院检查时,连最基本、最常规的检查如心电图都没有,我母亲的其他检查结果均显示不出有病危征兆,这一点我们尤其值得提醒注意。更为荒唐的是包宇涛的整个医疗过程,一条鲜活的生命竟这样被实习生随意玩弄于股掌之上:

我母亲呕吐多次、捧着心口来就诊,实习生包宇涛无视基础病情,连起码的心电图都不照,却进行脑部ct检查进而施药,其诊疗水平和医疗技术可见一斑。我们可以做个假设:如果病因在心梗,却去治脑梗,会不会有可能引发严重的医疗后果?从我母亲入诊到死亡的8个小时里,慢性心梗并不是致命的病症,如果包宇涛能够认真负责的对我母亲的身体状况进行检查,完全可以避免我母亲死亡后果的出现。

就在接诊实习生包宇涛开出针水吊针约半瓶的时候,我母亲再次发生呕吐现象,此时应是心梗再次出现的征兆。陪伴在我母亲身边的我姐急忙去找包宇涛过来诊断,包宇涛竟然敷衍了事,拒绝前往病房探视,仅仅开了一剂针水让护士处理。这一次,包宇涛再次行使了只有属于执业医师才可以行使的行医权利。

3、从我母亲的就诊病历可以看出,我母亲在入院时并无生命危险,生命体征一直都很正常,但短短8小时后却遭遇死亡。在这期间,我母亲一直处于该院的所辖区域内,在该院的看护下,该院理所当然应当以医疗单位对我母亲生命安全负责的态度对患者进行全方位的治疗和看护,并时刻准备好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然而很遗憾,我母亲一入急诊就遭遇非法行医,留院观察期间连最起码的心电监护也不予提供。

4、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对病人的抢救也显然不够及时,8小时内任由我母亲躺在病床而无医师过问过一次,亦没有下过病危、病重知情告知书,使我母亲以及家属的知情权收到严重侵害。

5、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在我母亲突发症状时更是表现得手足无措,采取的急救方法不起任何作用,该院自身在医疗方面的过错显而易见。

(二)此案当天值班医生、包宇涛的指导医师林莉一直不在现场。一没有尽到执业医师指导下进行临床工作的职责;二是林莉不在现场,病历、处方及《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上,却有林莉本人的冒签名(经查明是包宇涛代签),明显给非法行医创造了空间和机会。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对此负有管理失当之责。

(三)尽管此案包宇涛并非合法的医务人员,但其经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聘用,其行为应当是职务行为,因实施职务行为产生的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依法应当由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承担。

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聘用没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员实施医疗行为,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八的规定“医疗机构不得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非法行医行为是国家严厉打击明令禁止并坚决予以取缔的行为。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作为一个具有合法资质的医疗单位,却无视法纪,置医务人员的职业道德规范于不顾,这不仅是对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公然违反,更是对患者人身安全生命利益的极端漠视,其不仅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某种程度上说作为医疗单位其还可能构成了非法行医罪的组织者和共犯。在事实上,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已涉嫌非法行医侵权行为。

二、永平县人民医院从始至终自相矛盾、颠颠倒倒、逻辑混乱而不能自圆其说的整个处理过程,直接挑战任何一个正常人的神经和人所能容忍的道德底线。当本人严格依据国家相关条例提出相应偿赔,质问院方“母亲值多少钱?”时,院方公然说出“医院不承担任何赔偿”这样不负责任、不计后果的话,直接给出逆天神回复:“不值钱!”

尽管事实确凿充分,本人及其家属还是保持了最大限度的理智,近四个月以来,本着“实事求是,得理饶人,合情合理,有根有据”的理性维权态度,作出了极大的克制与忍让,三次和院方反复沟通,两次经该县司法局医调委协调,以足够的耐心要求院方认真负责查明事情真相,给本人一个负责任的说法,并试图通过该县司法局医调委来达成和解。

然而,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从始至终自相矛盾、颠颠倒倒、逻辑混乱而不能自圆其说的整个处理过程,直接挑战任何一个正常人的神经和人所能容忍的道德底线。面对铁的既定事实,面对来自问责、问法、问孝、问天诸方面的压力,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无论在思想认识上和处理方式上,一系列表现只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从第一次协商开始,院方都在百般推诿自身责任,每次张口闭口追问本人要多少补偿,好像天底下没有金钱摆不平的事情。而死者儿女自始至终要找出责任、查出真相,丝毫没有涉及经济赔偿。在最后一次医调委协调会上,当本人严格依据国家相关条例提出相应偿赔,质问院方“母亲值多少钱?”时,院方公然说出“医院不承担任何赔偿”这样不负责任、不计后果的话,直接给出逆天神回复:“不值钱!”

讽刺的是,院方一面坚持不赔偿,一面却想私了,第一次提出2 万元、第二次提出6万元,试图摆平事端。本人据理质疑这2万元、6万元是依据国家哪一条、哪一款条规予以的偿赔?如果国家赔偿有相关规定,哪怕是一分钱,那么我也能坦然接受。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对此哑口无言,无法自圆其说。

三、在老百姓的健康权、生命权都得不到保障的前提下,永平县人民医院这样一个以人民的民义占有国家资源、左右人民生命健康权利的公立医院,却如此这般草菅人命,不拿生命当回事,已经没有了任何存在的理由,更没有了任何存在的必要。

(一)要求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按其2017年固定资产114832151.63元数额,无条件一次性赔偿114832151.63元给本人,本人放弃之前按国家相关规定要求计算出的962498.89元赔偿数额请求。让永平县人民医院长长记性,牢牢记住作为医者、作为实施人道主义的医疗机构,什么叫“人命关天”。到了这个份上,无关数额,只关天理!

(二)呼吁广大媒体公开、公正予以全程报道,弘扬正能量,遏制恶势力,剔除医德沦丧!此案看似偶然事件,但却是永平县人民医院一贯作为的必然结果。该院必须就此起造成严重后果的非法行医侵权行为作出正式、公开的书面道歉。

人的生命是无价的,先哲有道:“人的生命比整个世界更重。”在党中央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倡讲求孝道的今天,试问天底下谁能为自己的母亲评估出一个合适的价格?扪心自问并进行换位思考,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如此草菅人命、视生命为零价值的态度,谁又能接受?!

(三)敦请国家有关部门介入,依法对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永平县人民医院、涉案医务人员、卫生系统以及相关主管部门进行彻查,还死者一个公道,还永平人民一个干净、放心的医疗健康环境!

面对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人民医院对人性底线、医德底线的嚣张挑战,本人于2018年2月13日分别致书知会该县县委书记和县长说明了情况,并在目前未得到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任何处理结果的情况下,不得已将此事件进行媒体曝光。

本人特此声明:作为个人,本人无力也无意对抗医院,更无心挑战与整个医院相关联的利益集团,因为在堂而皇之的“人民医院”面前,本人及其家属实在是羸弱得不值一提的弱势群体。本人只依法据理进行正当维权,于私,是为母亲讨回一个公道;于公,是希望家乡永平以此为戒,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导下重建道德秩序,重树认真、负责的敬业态度。本人采用媒体形式将此案曝光,丝毫不存在我对家乡永平的任何人、任何机构持有过激行为和偏见,希望永平县所有人给予本人充分的同情和理解,也希望我的正常维权行为不会引致对我所有的直系亲属的不必要的负面影响,甚至招致不理智的报复行为!朗朗乾坤,是法制天下,不是任何人可以为所欲为的保护伞和自留地。

本人相信法律的公平、公正,相信相关媒体将全程深入跟踪、系列报道、全方位披露事实真相。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112条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