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卫辉后河关帝庙曾是地下交通站

来源:希望关爱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9-08-18   作者:责编:张大迁

本网讯(张大迁通讯 高东利)其实我早就听说过后河关帝庙是一个红色交通站,它覆盖的面积为太行山以东地区,解放以后这里又称四分区,在这个地方发生过很多事情。很多人都不知道它是一个地下交通站,只知道这里是一个关帝庙,香火不错。加上解放后干部调动频繁,53年随着老道长离去,这里的红色革命彻底地成了一个谜。 

微信图片_20190818052257_副本.jpg

关帝庙地处要冲,北有凌河寺,南有复兴寺,又是通往延津黄河度、滑县道口、浚县丰庄、濮阳的必经之路,加上道清铁路的开通,这里很是热闹了一段时间。解放以后,?破四旧?时这里成了一所学校。再后来庙宇被毁,学校搬迁,这里随成了无人问津之地。现在这里挂起了关老爷名号,红色交通的信息荡然无存,有时候在乡间走动,还能够断断续续的听到有关庙宇以及当时教书先生的一些故事。据说,地下交通站是抗日战争之后才有的。一直到解放,这个交通站都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微信图片_20190818052244_副本.jpg

建立地下交通站是太行军区一项十万火急的决策。1947年秋,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在各大城市实行反革命白色恐怖,妄图血腥镇压在京、泸、杭和全国各地的爱国学生和民主人士。我们党为了保存革命实力和支援浙南蓬勃开展的游击斗争,决定从京、泸、杭紧急撤退一大批查出的学生骨干,并把他们转移到太行游击根据地。如果没有这个交通站,便难以保证一革命力量的安全转移和进入太行军区情报的秘密传递。该交通站坚持斗争了10年,至始至终没有暴露,为革命事业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关帝庙交通站以圣庙为养护,那些经由他们冒死掩护、安全接送、辗转前来浙南的干部,历经艰险,胸怀革命,是党和人民极为宝贵的财富,他们为全国解放,以及后来国家的建设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

党的地下交通站的工作,是轰轰烈烈的武装斗争与艰苦卓绝的地下秘密工作成功结合的范例。许多受过这个交通站接待或与之相关的同志,不少已长眠地下,但更多的同志依然健在。无论生者或死者,无一不是铁骨铮铮的革命者,这是交通站的光荣。

黎曙光(原名袁秋堂)曾讲过:当时的太行军区有九个军分区,卫辉属于第七军分区(办公地点在林县的一个小山村),第一任司令员是皮定军(他的司令部在卫辉柳树岭村),小店河还曾做过三县指挥部;第二任司令员是张廷发,情报处长是张增安,这个人很会做工作,考虑工作很缜密。          

风雨十几年,关帝庙交通站三代教主和聘请的两位教师、包括讲故事的黎曙光老人和下面故事中的牛灿老人已永远离开了我们,还有那为革命事业而献身的无数先烈,但他们的革命事迹永垂不朽。使我们铭记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千千万万的革命先烈抛头泸,洒热血换来的。他们的英雄事迹永远激发着我们热爱党、热爱祖国和人民的热情。我们在有生之年,继承先烈的革命意志和优良传统,创建太行军区中共地下交通站为爱国主义思想道德教育基地,面对社会开放,让我们的下一代永远铭记中国的红色江山来之不易是非常有教育意义的。

据黎曙光介绍,地下交通站的主要任务是传递信息、收集情报,转送过往干部,保护堡垒户,有时候也接收隐蔽战斗中的伤员等。他说,每到晚上每个人都是战斗员(打恶锄奸、镇压反革命和叛徒汉奸),有时候也配合部队作战,到了白天,大家摇身一变每个人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汉。有时候敌特活动频繁,情况紧急,随时都会有情况发生。于是,大家都不敢在家里睡觉,每到晚上就在荒草堆里、堤岸旁、乱坟头睡觉。他曾多次接受任务化妆(腰里缠条稻草绳,手里掂根棍子)到交通站传递情报,有时候进城打探消息,他的行动路线基本上是从延津吴安屯出发,经过卫辉良村、李庄、史庄、王志屯到达关帝庙联络点。

关帝庙是一座庙宇,来来往往的香客比较多,啥样的人都有,容易隐蔽。在工作上大家又都是单线联系,彼此都不认识,时间长了才知道这个交通站是一个重点交通站,到这里来的有延津、封丘、滑县、濮阳、内黄、浚县等地方的交通员,互相认识,但是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有的即使是知道叫什么名字,那也是化名(交通员有的用的是化名,有的用的是代号),后来来的人越来越多,怕引起注意,老道长就在庙里办起了一个小学堂做养护,还专门请来了两位教书先生。赵紫阳就是属于这个区域的,起初的时候他也是秘密参加了革命,黎曙光在这里就曾经和他两次碰面,还有一次是开会的时候坐在一起。他这个人不爱讲话,但是办事很果断,黎曙光也后来才知道所谓的大个子就是名字叫赵紫阳。 

微信图片_20190818052305_副本.jpg 

有一次,接到了一个任务,是养护十七个人到太行山军区报道,不知道怎么走漏了消息,在黄河渡口和日伪军的稽查队遭遇了。当时是晚上,人们害怕得不得了,可是敌人手里有枪,我们的人只有黎曙光手里有一根老套筒,听着密密麻麻的枪声,黎曙光一面招呼着大家不要乱,一面利用有利地形组织大家四散逃跑,结果还是有十多个人被抓了。大冬天,他们蹲在烂泥里一动也不敢动,天微明的时候枪声停了,他们才摸摸索索的爬出来,跑了十多里路才找到王志屯堡垒户老牛家。

他一看是这种情况,没有停留,马上让管家带着这些人扮成香客到达关帝庙,在庙里一直住了三天,看看风声过了,才转道下一个联络点顿坊店黑炭场(牛场村),然后顺利到达了太行军区所在地林县接受培训。最后他们又动员了很多关系(其中有在日伪供职的地下党、地方豪绅等),营救出来了其他被捕的队员。这件事,老牛家出人出钱功不可没。
老牛家一直是他们的堡垒户,也是地下交通站的负责人,为了隐蔽,老牛一直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解放后,被人诬告进了监狱,因为当时他所处的区域属于三县交界处,很乱。三方势力(有日伪人员、由国民党安下的眼线、有共产党的红色交通站、还有很多地痞流氓黑枪手)混杂,他的真实身份就是一个富甲一方的大地主。有枪,有人,有势,因为他的身份没有公开,解放后,联想到这一区域出现了那么多的事,都认为与他有关,于是就把他给抓了起来,他在监狱里一次又一次的给领导反应问题,因为缺乏证据,没有给他平反。后来,他的一位上线叫张璋(解放后任焦作市委书记)的领导偶然间知道了这件事,马上写信证明了他的身份,事件才告结束。后来,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还有人找我给他是证明解放前参加革命工作,因为见过面,所以只要是来了,我都热情的接待。

如今,随着一代老人相继离去,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淹没在历史之中。卫辉后河史庄区域曾经是红极一时的地下工作者活动的根据地,在大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红色文化深深扎根平原大地。解放以后,当地党政也曾做出过努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部份失传和被淡化,当前急需保护和挖掘整理,以利更好地继和发扬红色文化。

(黎曙光口述 史庆根整理)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