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视频 广告

特朗普这次引爆世界的决定,选择跟世界为敌、兼给美国挖坑的背后秘密

来源:君事汇萃    发布时间:2017-12-10   作者: 明人明察

特朗普政府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怎么看都像是特朗普给美国挖的一个大坑。因为站在美国国家利益的角度,动用任何姿势进行思考,都想不出这样的决策,除了能够给美国拉足够多的仇恨,制造无法估计的麻烦之外,还能够给美国带来什么利益。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从美国国家利益的角度,无法得出正确逻辑的决定。美国这么做,真是赞成的不多,反对的不少。

美国除了得到以色列的公开赞扬“实现和平的重要一步”,目前不光是穆斯林国家巴勒斯坦、伊朗、埃及、土耳其以及黎巴嫩纷纷表态批评美国的这一决定,连美国的盟友,欧盟、英国都在批评特朗普这一决策破坏了巴以和平的前景。特朗普的这一决定,除了让美国把朋友做的更少,敌人做的更多,实在看不出美国的国家利益在这个决定中的位置。

这个坑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有可能加速埋葬美元在中东的石油基石的程度。特朗普的这一政策就是给中俄提供了这样一个就会。在中俄正在想办法撬动美元在中东的安全基础的时候,等于特朗普同志又送来了一次神助攻。当然,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把可能性变成现实,那就看中俄怎么运作了。

这个决定,又一次让美国坐在世界舆论的火山口。上次是美国宣布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虽然,美国国会早在1995年就通过了“ Jerusalem embassy Act ”,这个法案要求美国大使馆移到耶路撒冷,但是特朗普之前的几任总统,包括在美国国力达到最顶峰的克林顿和小布什时期,都以国家安全为由,将此法案的执行推迟到自己任期结束,都没有敢去碰这个雷区。就是因为考虑到这个决定会损害美国在中东的话语权,影响到美国的利益。而特朗普在美国实力已经有明显衰落,而世界形势正在向不利于美国的方向演进,美国在中东的铁杆朋友正在减少,中俄在中东影响力迅速增加、美国的中东安全框架旁边已经有了强有力对手的时候,宣布了这个决定,这不是给美国挖坑,向中俄提供神助攻,又会是什么呢?

尤其是考虑到,俄罗斯已经主导了叙利亚的局势,已经逼近巴以冲突的风暴眼,而中国则在今年七月份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访华时,公开宣布要积极介入巴以冲突问题,提出解决巴以问题的“中国方案”,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中国成为“世界主要大国中唯一一个自始至终都在巴以问题上支持巴勒斯坦的国家”。此前,中国因为实力问题,长期被排斥在中东问题四方委员会(包括联合国、欧盟、美国、俄罗斯)之外,现在随着中国国家实力的增强,不但巴以问题的博弈方,开始有了中国的声音,而且也终于有了跟美国分庭抗礼的力量。 

此前,在中东问题“四方委员会”里,欧盟和俄罗斯都没法跟美国力量抗衡,所以巴以问题主导权实际上被美国一家垄断。而中国宣布介入巴以问题,有希望打破美国对巴以安全问题的独家垄断局面。这也是中国在国力逐渐强盛之后,开始参与到世界地缘安全问题的顶级角逐,目标是指向中东安全主导权的竞争。因为中东安全主导权捆绑着石油交易货币结算权,所以这也是石油人民币和石油美元的顶级竞争。考虑到一国主权货币地位在国家实力中的作用,这实际也是中美之间国运之争的一个重要较量。

当中国高调宣布介入巴以问题,而又选择支持巴勒斯坦的合理诉求,基本意图已经很明显,就是通过支持巴勒斯坦,要把中东地区的主要矛盾,从目前的什叶派与逊尼派之争,变回到中东穆斯林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而美国能够把持中东话语权,主要在于成功的把中东地区的主要矛盾固定在穆斯林国家之间的教派之争。一旦这个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美国建立在跟逊尼派石油输出国之间的妥协关系之上的石油美元结算权,就要动摇了。

以前美国在中东势力独大,俄罗斯的经济短板和欧盟的军事短板,都不具备向美国挑战的能力,所以欧盟和俄罗斯在巴以问题上的态度是模糊的,动摇的,这体现了与美国之间实力的巨大差距。而现在,中俄有了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让中俄的优势得到互补,一家做不到的,两家联手就有希望做到。至少到目前,美国在中东的优势已经大大减小,标志是美国对叙利亚政策的失败,“什叶派之弧”开始具备雏形,土耳其开始倒戈,沙特开始骑墙。现在的中东形势是,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已经在叙利亚站住脚,中国可以通过与巴基斯坦的关系,顶住伊朗,中俄从东西两端打造跟美国分庭抗礼的安全基础,而随着ISIS的失败,通过通过代理人把势力范围向什叶派力量执政的国家中延伸的努力也遇到失败,美国在中东的力量正在体现空间的收缩。

明白了巴以问题的利害和要害,盘点一下中东的目前形势,再看特朗普的决定,对美国国家利益是明显的弊大于利。 

1R03921Y-0.jpg

那么美国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呢?这就要去美国的国内政治去寻找答案了,这还真是美国的体制问题在发挥作用。

美国的多党政治被设计为一场拼钱的游戏,背后的事实是,美国是一个被资本控制的国家,谁控制的资本实力强,谁就对美国政治有更大的影响力。为什么美国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支持以色列定都耶路撒冷呢?因为犹太资本在美国国内的实力强到,政客要想在政坛上有一席之地,都要争取犹太资本的支持。这种资本对政治的影响,从军事决策系统和行政部门一直延伸到立法和司法机构,所以美国国会早在二十多年之前就通过支持以色列定都耶路撒冷这样一个美国多任总统因为考虑国家安全而不得不一直推迟的法案,说明美国政客也知道这个法案并不那么符合美国的利益。这也引出美国政治上的一个关键问题:美国的资本利益和美国国家利益之间究竟是一个什么关系?为什么票选出来的国会要通过一个只讨好犹太资本而对美国利益不构成有利条件的法案,为什么那么多票选出来的美国总统,都不敢对这个实质有损于美国国家利益的法案都不敢说不,最合理的答案,当然资本控制了这个国家,犹太资本控制了这个国家的命脉。哪个资本集团的实力最强,政治就要服从这个集团的利益,这就是美国宪政体制的奥妙。说白了,美国作为一个世界最强大的资本帝国,也不过是一个世界大资本的寄居外壳,是一个犹太资本的殖民地。

美国的特朗普本身就是一个资本家,又跟犹太资本有着特殊的关系,他的女婿就是个犹太人,自己的大女儿夫唱妇随的信了犹太教,特朗普自从上位以来,国内的挑战不断,一直陷入“通俄门”,一直在镣铐上跳舞,不但连任的机会具有很大不确定性,连能不能顺利完成任期看起来也不能过于乐观,而美国政府又遇到了债务上的重负,行政权力被债务绳索捆的的死死的。特朗普比以往任何一届总统,更需要犹太资本力量的支持。所以,几任总统都没有敢做的事情,特朗普就做了。

这是特朗普的勇气,还是他的无奈?这是美国的幸运还是美国的不幸?

所以我们一直在说,中国发展市场经济,应该有一个底线:一定不能让非公有制资本掌控国家命脉;可以利用非公有制资本发展经济,但是一定要坚持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否则,也难免会陷入资本控制国家的困境。而且,因为世界经济的一体化趋势越来越强,资本控制国家,并不意味是本国民族资本说了算,而是世界最强资本说了算,那中国就也是一个资本的寄居外壳,世界的大资本都是没有祖国的。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