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视频 广告

基辛格最担忧的一件事正在发生 美犯重大失误

来源:君事汇萃    发布时间:2018-03-03   作者: 李岩

美国去年底以来接连出台《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核态势评估》等重要报告,在这些报告中,美国往往将中国与俄罗斯绑定,一并提及次数之多引人关注。这些报告集中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及美国战略界对当前国际格局的基本评估,而貌似“不加区分”地将中俄相提并论,或许意味着两层意思:

一是在美国看来,中国已上升为与俄罗斯具有同等威胁性或挑战性的竞争对手。在小布什政府、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四份《国家安全战略》中,描述俄罗斯挑战的内容在篇幅和分量上均明显高于中国。而在特朗普政府的上述系列战略文件中,有关中国挑战的内容在篇幅和排序上全面超过了俄罗斯。

二是反映了美国对中俄两国的威胁认知在很多层面表现出趋同性。

在美国看来,中俄在能力、意图、意识形态等方面,在不同区域、不同的功能性议题上都给其带来严峻挑战,进而认定中俄同为“修正主义国家”,断言中俄“谋求改变国际秩序”。

对中国的上述判断,既是美国对当前国际格局评估的结果,也反映了其对中长期趋势的预判。美国的战略判断有两个基本背景:一是中国不断发展,逐步缩小与美国的综合国力差距,这种态势演变已使美国前所未有地感受到“在各领域的优势全面受到侵蚀”。

二是“后反恐时代”美国大战略转向应对“大国竞争”的重大转型。这种转型虽然在小布什政府后期即已萌芽,在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中进一步清晰化,但在最重要的战略文件中明晰“大国竞争”为首要挑战,尚属首次。加之此次战略文件的制定着眼于在“大趋势”的情景想定下确定挑战、界定对手,因而更具极大的指标性意义。

过去数十年来,在“大国竞争”优先的视角下,美国将中俄同时界定为首要“对手”,需要同时对付两个具有不同意识形态、在多领域足可与美国匹敌的对手,这种态势鲜有出现。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势既是国际格局及大国力量对比演变的结果,更是美国基于战略规划及威胁判断的自我逻辑“主观塑造”而来。美国将中俄同时推向对立面的客观结果,很可能进一步加大其未来运筹全球战略的难度。

一方面,美国的战略势必推动中、俄进一步靠近。纵然,当前国际格局多极化大势难逆,大国间的合作与制衡态势交织,冷战式的意识形态对立和阵营对抗重现概率不大。然而,中俄两国出于应对美国的考虑,而不得不就国际秩序、地区安全、战略稳定等重大问题持续强化协作,将是大概率事件。

就中美俄三角关系而言,基辛格等美国战略家担忧的“美国在三角关系中愈发处于不利地位”局面也将进一步强化。这很可能成为美国在冷战后的又一重大战略失误。

另一方面,美国新的战略文件似已确定了威胁来源与目标,而如何落实显然还很模糊。如何同时对付两个在不同地区、不同领域、不同程度上给美国带来挑战的大国,美国目前既缺乏系统性和针对性的具体设计,恐怕也无足够的政策工具储备。这将是未来美国实施新战略的重大挑战。这种挑战在军事领域表现得最为明显。

在美国军方的冲突想定中,与中俄的潜在冲突是“两场独特战斗”。美军参联会副主席塞尔瓦近期表示,与中国的对抗或发生在海上和空中,与俄罗斯的对抗则重点是空中和陆地,但在现有预算下美国显然难以全面发展各军种能力以同时对付中俄。

在近期与美国政府及智库人士的交流中,美方人士不约而同都将“竞争”视作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关键词,声称竞争既不意味着放弃与中国合作,也不意味着必然走向对抗,中美应和平竞争,规避冲突。这或许是对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中美关系的一个较为温和、理性的描述。但在美国的“全面竞争”压力迎面而来的态势下,中国既要保持定力和理性,更应妥善利用美国的战略失算,掌握竞争主动。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