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张景散文:琅月烟花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9-06-17   作者:张景

偶然想起了这几个字“琅月烟花”,便很想用它来写点什么。揣摩了多日,心里老是放不下。“我是糖甜到哀伤”这一句在女儿随笔里看到的话,总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

1010.jpg

是啊!人的一生总会有诸多的无奈。不管甜也好,苦也罢,总是要面对、要承受的。最近一段时间,许是天气的原因,心境也时好时坏。再加上一些无法预计的状况发生,更是对曾经的一些事,有种措手不及的慌促感。心也似在沸水里烫过,冷水里浸过。从骤冷到骤热,从骤热到骤冷……

不是有人写过:“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吗?但我却说:“一半是冰点,一半是沸点”,冷的彻骨,热的滚烫。那样极致的反差,确实是够令人惊恐的了。我清楚,人的一生没有一帆风顺的。可我的经历却更加惊心动魄。不记得在哪儿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没有经历的人生,不是完整的人生’’。那么我的人生是不是太过于完整?是不是完整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1.jpg

其实,与梦的邂逅并不是偶然的。

他是我永远也走不出迷境的痛伤,是我无法回头的缺憾,是我再也难以洒脱的牵绊。在漫长的岁月沉沦中,他成了我胸口的一粒朱砂痣……

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失之交臂,成了两颗不在同一条轨道上滑行的孤星。沿着各自的方向渐行渐远。但是在寂寞的夜空中,寂寞的只剩下这两颗孤星还在泛着白森森的光时,他们的光亮便交汇了。交汇成了思念,交汇成了牵挂,交汇成了无以排遣的深愁……

张爱玲说过:‘‘也许每个男人一生中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是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的吧?白的变成了衣服上的饭粘子,红的却成了胸口上的朱砂痣’’。张爱玲的这个比喻特别独到,特别精辟。

2.jpg

我很庆幸,我们只是两条没有交点的平行线,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关注着。不走近,我便永远也不会成为他的蚊子血和饭粘子。

所以,我们既然没有了回头的机会,那么索性就不回头,索性把这一段美丽的邂逅,变成‘‘琅月烟花’’,把他当做心底的琅琅明月,把邂逅的快乐变成绮丽的烟花,虽然短暂,但却不可否认的耀眼过,美丽过……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2条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