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视频 广告

做官做到这种程度,实在太可怕了

来源:转载    发布时间:2017-09-04   作者:笑蜀

摘要:做官做到这种程度,做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动物,实在太可怕了。这种政治动物所威胁的,不止是他治下的千千万万的草民,甚至包括他最亲的亲人。权力逻辑之于生命逻辑、人性逻辑南辕北辙,这是一个生动的说明。

一个偶然的场合,得知一则传闻:陈翰笙老在北京某医院住院治疗。忽然有一天,院方要求陈翰笙老搬家——搬到另一个较低级别的套间。仅管陈翰笙老和家属极不情愿——陈翰笙老的身体经不起折腾,搬家极容易导致病情反复,后果难料。但根本就没有商量余地,因为据说,马上要有一位比陈翰笙老级别更高的官员到某医院看病,必须使用陈翰笙老当时所使用的高规格套间。

谈及这则传闻,在场的朋友没有一个不摇头慨叹的。就年龄而言,陈翰笙老已是百岁高龄,那位官员则小了陈翰笙老好几辈;就政治资历而言,陈翰笙老是当时中国最资深的共产党员——二十年代即已入党;就医学角度而言,陈翰笙老的病情也远比那位官员来得急迫。纯粹从生命的逻辑推断,从人性的逻辑推断,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让陈翰笙老搬家。但没办法,陈翰笙老仍不能不搬家,生命的逻辑、人性的逻辑终于敌不过权力的逻辑。

此类事件,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是第一例,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例。官本位是生命本位的天敌,难道还需要理论上的申说吗?

读到这里,或许有读者会痛骂那位官员。但是且慢,陈翰笙老固然是受害者,其实那位官员又何尝不是受害者呢?须知,权力的逻辑未必就是当权者本人的逻辑啊。至少,那位官员并不信奉这样的逻辑,迫使陈翰笙老从高级套间搬出去,根本就不是他的授意。他甚至根本就没住进那个高级套间——他要去某医院看病的消息,不过是风闻,并未变作现实。院方听见风就是雨,徒然浪费感情而已。后来得知搬家风波,虽非本意,那位官员仍深感愧疚。

问题并不出在那位官员,生命的逻辑、人性的逻辑并未被那位官员所忘怀。但无论那位官员怎样的心怀良善,还是不能改变陈翰笙老搬家这个不人道的结局。可见官员的个人素质固然不能说一点作用没有,但确实很难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人道风波因此往往在所难免,而他们很难不牵涉到这样的风波之中,很难洁身自好。

这就是说,权力的逻辑是一柄双刃剑,伤害的不仅是无权者,当权者也往往难以幸免——这种逻辑之强大已经超出了任何个人所能控制的范围,它是铁的逻辑,不可测度,不可改变,因此即令当权者对它也往往防不胜防。

但话又说回来,跟譬如莫洛托夫这样的政治家比起来,那位官员还不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无论如何,他没有被权力的逻辑彻底征服,因此没有象莫洛托夫那样变得骄横冷酷。他仍持有人的立场,这是他最大的幸运。

原以色列共产党领袖米库尼斯曾这样回忆他与苏共巨头莫洛托夫的一次相遇:

“那是1955年,地点在孔策沃克里姆林宫医院里。当时我因有些不舒服被送进这所医院疗养。在医院的走廊里我很偶然地遇见了莫洛托夫。以前,我只见过他一面,是在巴黎的和平大会上。在孔策沃,不论是莫洛托夫还是我,都穿着病员服。但他还和过去一样,骄横冷酷。我走到他跟前并且问他:当年您作为政治局委员,为什么还允许逮捕自己的妻子?他若无其事地、轻蔑地看着我问:‘您是什么人?’我告诉了他我的身份,他这才愿意回答,表情非常僵硬:‘为什么允许逮捕我妻子?就因为我是政治局委员,我必须服从党的纪律……我服从了政治局关于必须清除我妻子的决定……’。”

米库尼斯是以嘲讽的笔调记录这段史实的。他毕竟是一个外国人,一个在野党领袖,没有经历过权力的洗礼,所以读不懂权力的逻辑,只会从人的立场来考虑问题。他也就不可能理解莫洛托夫的立场。在极端残忍的党内斗争中身经百战的莫洛托夫,每一个毛细胞都已经政治化,炼就了铁石心肠,毫无怜悯之心、恻隐之情。换句话说,他已经脱离了人的境界,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动物。这就注定了他对相依为命数十年的爱妻都不肯一援手。

做官做到这种程度,做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动物,实在太可怕了。这种政治动物所威胁的,不止是他治下的千千万万的草民,甚至包括他最亲的亲人。权力逻辑之于生命逻辑、人性逻辑南辕北辙,这是一个生动的说明。

但是,象莫洛托夫这样的政治动物虽然最可怕,却不是最可怜。可怜应该是人对人的可怜,脱离了人的境界的莫洛托夫,丧失了人的感觉的莫洛托夫,可怜之于他已毫无意义。最可怜的,只是象郭沫若这样的两面人。郭沫若无法挣脱权力逻辑的诱惑,但他毕竟曾经是一个作家,一个诗人,一个学者,因此又与人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去留两难,只好在政界和人间疲于奔命。他也就无法平息内心深处权力逻辑与生命逻辑、人性逻辑的激烈交战。当两个爱子后来被政治绞肉机一寸一寸无情地撕裂、一寸一寸无情地吞噬时,他欲援手而不能;此时的他,该经历着怎样的心碎啊!

可见,警惕权力逻辑对生命逻辑、人性逻辑的侵蚀,这个话题不只对民间显得紧要,从政治家个人利害的角度讲,这个话题可能尤其紧要。

声明:好文章人人喜爱,感谢作者!如果有版权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即删除。传播正能量,匹夫有责!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