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叶县男车间内离奇死亡 老板只愿负担一口棺材

来源:网易新闻    发布时间:2017-06-23   作者:自然人

跑了快一个月了,李风玲精疲力竭又无可奈何,没有一个部门给她一个明确的说法:弟弟李方方到底是咋死的。

李风玲是河南省叶县夏李乡岳楼村人,她弟弟李方方5月20日在鲁山县一个无合法手续的小厂车间里死亡,公安、安检部门虽然都参与调查了,但是至今没有人给她说弟弟的死因到底是什么?t她说,老板也不承认李方方是他雇佣的工人,也不承认死亡前指派过李方方干活,只愿意负担一口棺材。

2.jpg

据李风玲介绍,弟弟李方方是夏李乡曹王村人,今年38岁,因为人老实,一直没有结婚。鲁山县梁洼镇南街村人张某五六年前办了一个耐火材料粉碎厂,弟弟李方方因为小时候被南街村一家人收养过,和张某是小学同学,所以在一直在张某厂里干活。这个厂很小,工作人员只有李方方和张某的父亲。

“我家也刚刚办了一个养猪场,因为在张某的厂里干活又脏又累工资还不高,今年过完年我就让他到我家的养猪场干活,谁知道仅仅干了十几天,张某就开车又到我家里找,非让弟弟还跟着他干。”李风玲说,3月30号,张某开车把李方方从她家接走了,5月20日她就接到了弟弟死亡的通知。

2ec96ef617f44da3a9d0618858a.jpg

李风玲说,得知弟弟死亡的消息后家人十分震惊,赶紧赶到鲁山县。在鲁山县人民医院的太平间里,她看到弟弟脖子的一边包着一条毛巾,毛巾上都是血。

李方方是张某送到医院的,当时也报了警,鲁山县公安局和安监局也派人到了现场。后来,李风玲的家人打听到,张某告诉警方,他的小厂5月20日前已经不干了,李方方也不在自己的厂里干活了,暂时住在厂里,每天外出寻找工作。20日早上八九点钟,他和另外两个人正在屋里喝茶,听到外边有声音,跑出去一看,是李方方从墙上掉了下来。他也不知道李方方为什么要上墙。

对于张某的说法,李风玲的家人及不认可:“人是你从我家接走的,他也从来没有告诉家人已经不在你厂里干了,又死在了你的车间里,如果不是你指派他干活,他怎么会爬到你车间的墙上去?”

李风玲希望政府部门能够查清李方方到底是怎么死的,但是现在他们家人的维权陷入了困境。

6月11日下午,李方方的家人走访了鲁山县的有关部门,结果让他们很无奈。

3.jpg

在张某的厂里,可以看到厂房十分简陋,四面跑风,不大的车间里还堆放着粉碎好已经装袋的产品。车间里的设备部分已经拆除。李风玲指着设备上方告诉记者,听说弟弟李方方就是从粉碎机的上方摔下来的,有人说是上墙去安装灯泡,也有人说是上去安装东墙上方的遮阳网时摔下的。

附近一个在另一家企业干活的工人说,李方方在张某的厂里干了好几年了,张某的厂不久前被政府通知停工了。出事那天下午,厂里来了不少警察,他才知道李方方出事了。

在鲁山县梁洼镇政府,信访部门给了李风玲家人一份“信访事项不予受理通知书”,建议他们到法院起诉。

在鲁山县梁洼镇派出所,派出所一位姓王的指导员在电话里让李风玲家人在到鲁山县刑侦大队去问问,说刑侦队接案了,派出所不负责这个案子。

在鲁山县刑侦大队,李风玲的家人又被指引着到了治安大队,结果治安大队告诉他们,经他们查证,这个事已经排除他杀,不属于案件,公安部门不予立案,应该由安检部门牵头调查。家属又电话咨询当天出警的一位李姓法医,李方方到死是如何死的,当时现场情况如何。李法医告诉他们不对个人公开情况,只会告诉案件的承办单位。而,鲁山县公安局梁洼派出所、刑警队、治安大队都没给家属死者具体死因,只说不归他们管。

最后,怀着一丝希望,李风玲和家人又来到了鲁山县安监局,谁知道情况更令他们沮丧:安监局一位负责安全生产事故调查的领导在电话里告诉他们:不属于安全生产事故,不予立案。

“一个黑厂一直非法生产五六年了政府就没有监管责任?就凭老板说一句企业停产了就不是生产安全事故?就是停产了如果受老板指派干杂活死亡了算不算安全事故,为什么不立案调查?”李风玲的家人很是气愤,他们说,没有政府的调查结论,认清事实,厘清责任,就是打民事官司估计也很困难,鲁山县政府的各个部门的做法令他们很难接受。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