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人民服务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政 政法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国际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女人,要嫁就嫁给能让你增值的男人

来源:网络负面教材    发布时间:2017-08-14   作者:未知

导读:本文是作为反面教材而刊登的。在这篇文章里可以从侧面了解到,官场上那肮脏的一面是多么令人作呕……

我是个农村娃,在一所三流大学毕业后,在城市里面混了三年,结果一事无成。

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的命运转折点出现了。

这天,之前公司经理李姐莫名其妙的给我打来了电话,电话接通后:

“刘浩然,我是李姐,你最近在哪里上班呢”

“没啊,还在找.......”我回答到。

“没有正好,李姐给你介绍个好事哈,你可别再挑了哦……”

 “李姐,我考虑一下”我脑子有点发蒙,于是只好先拖着。

“好吧,明天早晨必须给我回复,刘浩然,其实也没什么,对方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只要你同意,就给你二十万的聘礼,你又不亏。”李姐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这才挂断电话。

李姐之所以给我打电话,是因为她要给我介绍一门奇怪的婚事,女方要求男子身高要180以上,本科学历,人要老实忠厚的,还要求必须是农村出来的,这是要招上门女婿,而我刚刚好符合……

李姐说,女方叫白洁,三十岁,市政府国土局工作,正科级干部,只要通过对方的面试,就可以给二十万的聘礼,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马上结婚。

房子和车子都由女方提供,并且房子还是在江城的市中心豪华地段,这个地段的房子,动辄就要上千万。

我考虑了一个晚上,心动了,只是自己虽然内向,但是并不是傻瓜,女方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要花二十万找一个木纳老实的男人,并且还要马上结婚,肯定有隐情。

至于什么隐情,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二十万的聘礼对于贫困的自己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再说了,因为穷的原因,今年二十五的自己还是一个处男,不知女人是啥子滋味。

第二天一早,我便给李姐去了电话,同意接受面试,于是当天下午,李姐便带着我来到了中山路的云雾茶楼。

在茶楼里我见到了白洁,本来以为她会很丑,没想到见到本人之后,自己惊为天人,白洁绝对是一个美女,十分的漂亮。她穿了一件套裙,裙摆到膝盖,下面是肉色丝袜,干练的短发,脸上略施脂粉,一副女干部的打扮配上绝美的容颜,这种反差让她充满了魅力,对男人的杀伤力巨大,我看了她一眼,都有一种支帐篷的冲动,征服这种女人,会让男人有一种满足感。

我十分的激动,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可是对方的态度却十分的冷淡,大约谈了一刻钟,便匆匆离开了。

回到出租房之后,我觉得自己肯定没戏了,也没有再跟李姐联系,但是没有想到,三天之后,竟然接到了白洁的电话,她约自己再次到云雾茶楼见面。

这次见面,白洁穿得很随意,牛仔裤配T恤,配上她绝美的容颜和短发,隐隐有种男女通杀的感觉。

我十分激动的坐在她的对面,聊了没两句,白洁便拿出一份协议,说:“这是一份保密协议,你签了的话,我马上支付你二十万聘礼,今天下午我们就去登记。”

“呃?”我表情一愣,没想到这么快就登记结婚。稍倾,自己拿起桌子上的保密协议仔细的看了起来。

保密协议一共四条内容,第一,名为夫妻,实则各过各的生活,互相不得干涉;第二,不准泄漏关于她的一切事情;第三,在外人面前必须维护两人之间的夫妻关系,并且还要表现出恩爱的一面;第四,如果自己违反上面三条的任何一条,将支付一千万的赔偿金。

我放下协议,盯着眼前的白洁,眼睛里露出异样的目光。

“同意的话,就签字按手印,然后把你的卡号给我。”白洁十分不耐烦的对自己催促道。

我思考了大约十几秒钟,最终在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按了手印,因为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好像没有什么损失,无非就是结一次婚而已,但是却能收获二十万人民币,所以签字的时候,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白洁收走了协议,当时就带着我去了一趟银行,从银行里出来的时候,我卡里多了二十万,下午的时候,我们两人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

当天晚上白洁又带我去了她父母家,她爸爸早逝,母亲是江城大学的哲学教授,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保养的像四十岁的阿姨。

白洁的母亲可能为她的婚事没少操心,听说我跟白洁登记领证了,立刻审查起关于我的一切,我把自己的情况叙述了一遍,说完之后就发现白洁的母亲眉头紧促,一脸的不满意。

其实不用想我都知道她不会满意,一个木纳老实的山里娃,怎么配得上她优秀美丽的女儿。

吃饭的时候,白洁和她母亲说的是江城话,我听不太懂,于是只能坐如针毡的闷头吃饭,菜虽然很丰盛,但是我却巴不得快点结束,这是自己第一次觉得吃饭是一种受罪。

白洁跟她母亲吵了起来,最后扔下一句,你让我结婚,我现在结了,你还想怎么样,以后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不会再让你来支配我的生活,然后便带着我离开了。

半个月之后,我和白洁举行了婚礼,因为白洁是市政府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的正科级干部,所以虽然想低调结婚,但是扔然来了不少人,政商两界的人都有。

结婚当天,我就像一个木偶似的,跟在白洁旁边,脸上始终带着卑微的笑容,跟一个一个的大人物喝酒,到了后来自己都麻木了。

房地产有多火,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就有多火,几乎江城的房地产企业都派人来参加了婚礼,后来我才知道,传言白洁明年两会可能还要再进一步,十分有可能坐到副局长的位置。

我喝的烂醉如泥,反正也碰不了白洁的身子,什么狗屁洞房花烛夜跟自己没一毛钱关系。

深夜,因为酒渴突然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当然身边没有白洁的身影,我撇了撇嘴,离开/房间去厨房打水喝。

在经过主卧室的时候,发现房门虚掩,从里边传来一丝女人的呻/吟声,从来没有上过女人的自己,立刻心跳加快,甚至于听到呻/吟声,下面都有了反应,于是便大着胆子把虚掩的房门轻轻的推开一条缝,朝着里边望去。

床头开着橘红色的台灯,首先映入自己眼帘的是一双雪白的大腿紧紧的盘在一个男子的腰上,然后就是一个男人的后背。看到这样的场景我瞬间瞪大了眼睛,下一秒,马上用手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女子的喘/息和男子粗重的呼吸声充斥于自己耳边,让我有一点愤怒,妈蛋,自己结婚,竟然别人在玩自己的老婆,虽然白洁只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婆,但是做为男人,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仍然十分的不爽,仿佛受到了某种侮辱。

大约五分钟之后,男子趴在白洁的身上喘息起来,而白洁雪白的大腿仍然夹在男子的腰上,并且还用手在其后背温柔的抚/摸着。

“江哥,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明年提副处的事情你可要放在心上。”白洁的声音。

“放心好了,你的洞房花烛夜都给我了,只要我坐上那个位置,你的副处跑不了。”

“谢谢江哥。”

两人在床上说着一些脸红的话。

稍倾,男子从白洁身上下来,转身的一刹那,我看清楚了此人的容貌,吓得自己一身冷汗,翘起脚尖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慢慢的回到了房间,因为那个男人白洁白天带着自己敬酒的时候介绍过,好像是江城的副市长。

在离开的时候,我听到男子说要梅开二度,白洁的脑袋已经趴在了对方的双腿之间。

妈蛋,完了,彻底完了,这下上了贼船了,看样子想要脱身还不一定能走的了,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我一脸的忧虑。

本来自己想着过个一年半载就离婚,再捞点钱,然后就拿着钱回乡里找个黄花大闺女结婚生子,现在看来是异想天开了,白洁的事情绝对不可能让别人知道。

如果脱离她的控制,自己不会被灭口吧?我突然心里感觉到了一丝害怕。

第二天早上,看到白洁穿着一件半透明的丝绸睡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就那么坐在椅子上。看得我忍不住吞了下口水,下面一下子有了反应。

这时候白洁吃完早饭,抬头看了我一眼,顿时露出很厌恶的表情。

“过来这边,有事跟你说。”

“哦!”我应了一声,低着头走到了靠近她的沙发边上坐下,始终不敢正眼看她。

“既然我们是名义上的夫妻,那么你必须得有一个身份,我在市里有一家西餐厅。你挂个名。表面上你是老板,实际上,我每个月给你6000块的工资,怎么样?”白洁说道。

“需要我做什么?”我问。

“什么都不需要做,你愿意去餐厅看看,就去看看,不想去也没关系,反正我一直请专业经理人打理。”白洁回答道。

听到她这样说,我心里一阵喜悦,什么都不用干就能每个月拿6000块工资,住在这里不需要钱,唯独吃饭可能要浪费一点伙食费,这样的话,每个月至少可以节省4000块钱下来,比自己工作强多了,于是我马上答应了下来。

白洁点了点头,随后朝着我仍然高高撑起的裤/裆看了一眼,说:“我先支付你一个月工资,出去解决一下自己的生理问题,我可不想某天晚上发生不好的事情。”说着,她竟然还伸脚在自己撑起的裤/裆处碰了一下。

她雪白的小脚一碰自己的裤/裆,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是我瞬间有种触电的感觉,浑身一阵抖动,随之感觉内裤湿了,下一秒,自己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

“呃?”白洁眉黛微皱,露出一丝诧异,问:“你还是处男?”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

“咯咯……真是稀罕品种啊!”白洁咯咯一笑,随后我看到她脸上露出思考的神情。

稍倾,当我准备站起来去洗手间洗澡换内裤的时候,被她给叫住了,她说:“等等!”

“呃?什么事?”我刚站起来,又坐了下来。

“你的处男先别破,我再给你十万块,算把你的第一次买下来,如何?”白洁盯着我问道。

“好!”我点了点头,其实心里想着,你就是一分钱不给,现在就跟自己上/床我都同意,可惜好像白洁并不是这个意思。

我弯着腰跑进了洗手间,打开热水准备洗澡的时候,发现浴盆旁边凉着黑色的丁字裤和肉色的丝袜。

“这肯定是白洁穿过的东西。”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鬼使神差的将手伸向了那条令自己欲/火焚身的黑色丁字裤,想象着它穿在白洁身上的情景,我再也忍不住了,干起了坏事!

等自己洗完澡换好内裤出来之后,白洁已经去了书房,她告诫过自己,在家里,她的房间和书房我不能进去。

看了看表,已经十点多了,自己还没有吃早餐,于是便拿着白洁给的房门钥匙轻轻的离开了。

出来之后,我浑身感觉轻松,在家里有一种压抑的气氛,令自己十分的不舒服,始终有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

现在不用工作,我百无聊赖,先去粥铺吃了皮蛋瘦肉粥和油条,然后在公园里溜达了一圈消食。

俗话说,温饱思淫/欲!

不用再担心经济问题的自己,突然非常想找个女人,然后跟她上/床,把自己这个处男的身份解决掉,但是白洁说要给十万块钱买自己的第一次,这令我十分的郁闷,心里想着,你要买现在就买,无限期的买下去,老子不憋死啊!

在公园里越想越生气,于是转身朝着玫瑰苑小区走去,回到家之后,发现白洁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于是我便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有事?”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

“那个……我……你……”本来在外边想好了的话,到了她面前,自己却紧张的结结巴巴说不清楚。

“你一个大学本科生,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吗?”白洁眉头微皱,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在你面前有点紧张。”我尴尬的说道。

“紧张?我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有什么事,说吧,下午我还有一个聚会。”

“那个,上午的时候,你说要花十万块钱买我的处、处男……”自己话还没有说完,白洁便开口讲道:“钱啊,我叫人一会打给你,放心好了,还有别的事吗?”

“不是,我想问问你买多久?”我说。

“什么意思?”

“我想找个女朋友。”最后一咬牙,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样啊!”白洁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稍倾,她开口说道:“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如果我还没有用上你的处男,那你就可以找女朋友了,但是在这之前,你必须保证自己的处男之身,如何?”

“嗯!”我点了点头,因为自己根本没有跟她讨价还价的余地。

我不知道她买自己的处男干什么,本来以为她想跟自己发生一点关系,可是通过刚才的谈话,我算是看出来了,她对自己的处男身份一点没有兴趣,好像另有别的安排。

下午的时候,白洁穿了一条运动短裙,露出两条光滑洁白的大腿,让我一阵心猿意马,上身是运动小背心,头上戴着白色的遮阳帽,脚上是白色短袜加红色运动鞋,拿着网球拍离开了。

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想象着如果自己能把她压下身下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不过下一秒,立刻便清醒了过来,白洁可是江副市长的女人,自己敢有一点歪想法,下场绝对会很惨。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着,我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在公园里瞎溜达,其间倒是跟白洁出去参加过二场宴会,为此她给自己订做了二套高档西装,还买了一块几万块钱的手表,并且还以二万元的价格在市政府给自己买了一辆淘汰下来的半旧奥迪车,挂得是国土局的牌照,油钱、维修费、保养费还可以把发票给她报销,简直不要太爽。

这段时间,江副市长经常来家里,基本上都是晚上八点钟左右过来,然后白洁会让我先出去,十二点过后再回来,说是要跟江副市长谈工作,如果不是结婚那天亲眼撞见了他们两个人的好事,自己绝对不会往那方面想。

我不会让白洁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她跟江副市长的奸情,于是每次都露出一脸懵懂的表情,非常配合的离开家,然后去附近的商场转上一圈,或者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要么就开着车去江边兜风,总之,有了钱有了车之后,自己的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开着奥迪车,一身合体的高档订制西装,外加一块几万块钱的名表,这套行头穿出去,没有人再敢小看自己。在陈记粥铺喝粥的时候,那名长得最漂亮的服务员小丽,以前根本不搭理自己,现在却一口一个然哥的叫着,还问自己为什么不约她出去玩?

说起这陈记粥铺,自己认识白洁之前就经常在这里喝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小丽,小丽长得虽然没有白洁漂亮,气质更没法比,但是也算清秀,在陈记粥铺五名女服务员之中,是最好看的一个。

当时自己对她一见钟情,本来以为凭大学生的身份还追不到她一个打工妹?但是现实却给了自己一记耳光,约了她十几次,没有一次成功,于是自己便死了心。

现在看到自己开上了车,穿着高档的订做西服,戴着几万块钱的名表,竟然主动想跟自己出去玩,看她那个样子,就是带着去开/房也会乐意,如果自己不是跟白洁有三个月之约,肯定会立刻带着小丽出去开/房。

“这么好摆脱处男的机会,可惜了!”我心里一阵郁闷。

凌晨十二点半,我回到了家,朝着鞋柜看了一眼,发现江副市长的鞋子已经没了,证明他已经走了,于是自己才脱鞋走进客厅。

以前每次回来,白洁都已经睡了,这一次,她竟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我回来,主动打了一声招呼:“回来了。”

“嗯!”我应了一声,心里有点奇怪,以前她根本不会主动跟自己打招呼,今天怎么如此反常,于是心里便加了小心:“难道她发现了什么?不应该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虽然内向,但不是傻瓜,怎么也是大学本科毕业,脑袋够用,只是嘴巴有点笨而已。

“刘浩然,坐下,我有话跟你说。”白洁对我招了招手,让我坐在她身边。

他穿着丝绸睡衣,裸露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坐下的时候,我能隐隐约约看到她两条雪白大腿之间黑色的蕾/丝内裤。

虽然已经见过几次,但是每一次看见,自己仍然会立刻产生反应,下面支起了帐篷。

我坐在了白洁旁边的沙发上。

“刘浩然,还记得我们两人的三个月之约吗?”

“嗯!”我点了点头。

“现在到实现约定的时候了。”白洁说。

听到她这样说,我的心跳瞬间加速,暗道:“难道今晚可以跟她……”

白洁发现我看向她的目光有点不对劲,于是马上解释道:“刘浩然,你别想错了,不是跟我,是跟别人。”

“呃?别人?谁?”我的表情一愣,火热的目光渐渐的冷却了下来。

“谁,你不需要知道,只要伺候好了对方,我再给你十万块钱,如何?”白洁盯着我的双眼问道。

“这……”我没有马上答应,因为既然她用商量的语气跟自己说话,那就说明做的事情肯定需要自己心甘情愿,这样便有了跟她讨价还价的余地。

…………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